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乡村旅游>

“地里没矿,山上没景。”湖南娄底市新化县油溪桥村地处石灰岩干旱地区,人多地少,人均耕地不到五分。油溪桥村曾是个贫困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46户146人。2007年,村里没一公里硬化道路,村集体负债4.5万元。

而现在,村里人这样形容油溪桥村:“睁眼看花,伸手摘果,下田有鱼,山地绿化。”村民人均年收入由2007年的不足800元增加到2019年的21682元,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村集体纯收入超过100万元。

老大难如何甩掉了“穷帽子”?“制度,是我们最好的环境;人心,是我们最大的资源。”村支部书记彭育晚说。

人人挣“积分”,村里事就是家里事

稻谷收进仓,56岁的村民彭海清正给两亩多田里的鲤鱼、草鱼追加饵料,准备卖个好价钱。稻田养鱼,让彭海清每亩一年收入八九千元。

咋不早养呢?

“我们这里地下都是溶洞,三天没雨就旱。做饭洗衣都要省着用水,哪能搞鱼塘。”彭海清说。

“找人做过预算,要想一劳永逸解决问题,至少需要300万元,光挖沟就要花16万元。”彭育晚说,村集体难以承受,村民集资也不现实。

“出不了钱咱可以出力。”在村民大会上,彭育晚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同。2009年,彭育晚带着300多名村民在石头山上挖沟埋管,花了一年多时间,建成一个饮用、灌溉兼顾的水利工程。整个项目只花了60万元。

有了源头活水,发展养鱼、畜禽养殖、林果产业就有了希望。尝到甜头的村民们,更加积极参与村庄事务。

彭海清家除了稻田鱼塘,还有两亩桃林,也是大家一起在石头山上开出来的。全村劳动力一起挑土上山,开荒整地,栽下2800多亩经济果林。“前年挂果了,每年又能收入一万元。”彭海清告诉记者。

好做法如何能延续?2014年,油溪桥村建立起一套积分制管理制度,家家户户有了一个户主文明档案袋。为村里出力的,按照章程在档案袋里加分;违反村规民约的,按照章程扣分。好人好事、乡风文明、环境卫生、尊老爱幼等,都有相应的积分。村民按照积分多少享有集体经济收入分红、奖励。

10多年来,油溪桥村干部群众累计义务投工超过8万个,实现了集体建设劳动力自筹,解决了村庄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油溪桥村创造的这一村级事务管理积分制,2019年入选全国首批乡村治理典型案例。

大家一条心,一定能干成事

村民彭记球20多年前南下打工,渐渐有了积累,她一直想回报家乡,“可村里年年都是老样子,不知道从哪里着手。”

近年来,村里的变化让彭记球下定决心,她回乡开办休闲农庄,发展农旅产业,名字就叫油溪桥庄园。村民、村集体和投资者对收入按一定比例分成。村集体的收入,又继续投入村里的建设。村民的部分,则按积分多少具体分配。村民平时的文明行为,也计入积分。积分好比手上的“期权”,分红多少,取决于每一户的资源付出以及自身的行为评级。

“以前我们一是担心建设中的征地纠纷,二是担心经营中大家不配合。现在,大家都把山庄当作自己的金饭碗细心呵护。”彭记球说。

52岁的村民彭育光,过去以打鱼为生。如今河湖禁捕,村里介绍他去临近的益阳安化县、常德汉寿县学习甲鱼养殖技术。16亩的甲鱼池子,收益按“二三五”比例分成。

彭育光说,在油溪桥村,山塘修整、道路改造都有村民一起干,合作社还有免费的农资农具供应,“大家一条心,一定能干成事。”

引智当“参谋”,事情商量办

在新化县城经营一家礼仪培训公司的彭正梅,2020年8月有了一个新职务。油溪桥村党员干部培训中心成立后,她被引进村里,担任会务、主持以及学员管理方面的负责人。

“本村干部群众了解民情,我们外来人员优势在于了解市场,信息更灵通。”彭正梅说。

在油溪桥村,像彭正梅这样的能人,现在共有20人,大多是村企业的负责人以及产业发展的技术指导人员。加上16名本村干部,这个36人的团队,每周开项目小会,每月开集体大会,为村里发展出谋划策。

村里经营红火的民宿项目,当初决策上马,就是集体讨论的结果。“村干部开始想高标准、大投入,一步到位,但企业负责人都是从市场实际看问题,想的是尽快周转资金。”彭记球说。

最终,村干部一致认可了企业负责人的意见,民宿项目的招商引资顺利推进。2019年项目建成后,油溪桥村年游客接待毛收入超过240万元。

在引进外来智力资源的基础上,油溪桥村还推行通报会、听证会、评理会等新型议事模式,推动民事民管。每年10月,由全体村民表决修订村规民约,完善积分制管理办法。

经评估,油溪桥村现在总资产已经过亿元。从“空心村”一步步挣下这样的“大家业”,在彭育晚看来,秘诀就一句话,“事情商量办,事业一起干。”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