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人才教育>

受访者供图

从7月底湖南张家界发生疫情至今,张家界市旅游协会旅行社分会会长龚光明没有一天闲下来过,从疫情一线的“灭火员”、疫后文旅市场的“救生员”,再到如今的“促销员”,俨然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9月,曾经沉寂的武陵源景区又热闹起来了。

看着停车场上的一辆辆旅游大巴,张家界旅游协会旅行社分会会长龚光明脸上露出笑意:“这还不够,还要继续找客源,带领会员去大城市搞营销。我们计划组织6—8支小分队去上海、深圳以及周边省份促销,把客户请进来,让他们看看疫情过后张家界是安全的。还要想办法把之前曾经滞留的客人请回来,弥补他们的遗憾,也希望他们帮忙做宣传。”

从7月底张家界发生疫情至今,龚光明一直很忙。

7月29日,张家界市政府举行疫情防控专题新闻发布会,宣布从7月30日上午起,张家界关闭所有景区景点,游客在离开张家界之前必须配合完成规定次数的核酸检测。当天下午,龚光明受命对滞留在机场的游客开展劝返工作。

当他赶到张家界荷花国际机场候机厅时,只见到处都是沸腾的人群。这些游客大多是提前订好了机票的,有家不能回的失落及恐慌让他们立即围住了龚光明。

看着激动的人群,作为老旅游人的龚光明反倒冷静下来了,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游客这是上级部门为了游客的安全、张家界的安全和全国人民的安全做出的决定,每个人都必须执行。

终于,在龚光明苦口婆心的劝解下,大部分游客表示,愿意乘坐大巴车返回为他们安排的酒店。但仍然有些游客不放心。此时,已是第二天凌晨,有游客提出:“你让我们回去也可以,但你必须陪着我们住在酒店!”声音早已嘶哑的龚光明坚定有力地说:“你们放心,这些天我会一直陪着你们。”随后,龚光明公布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7月31日凌晨1时,380多名游客全部妥善安置。龚光明总算松了口气,以为可以休息一会了,可是,接连不断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从缺少梳子、牙膏,到空调坏了要求换房间,诸如此类的事情都要龚光明协调。他一边安抚,一边马不停蹄地张罗着。

当时针指向凌晨4时,忙碌了一天、来不及吃一口饭的龚光明,躺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睡着了。不到6点,被微信提示音惊醒的他打开手机,有20多个未接电话。

6∶20,龚光明开始安排游客进行核酸检测。由于旅行社分会只有他开着的那台车有通行证,很多事只能他一人办理。从7月31日凌晨至8月12日,龚光明像一个陀螺连轴转。只要游客有需求,他就想方设法帮助解决。他知道,此时游客最需要的不是推诿和躲避,也不是解释,而是帮助解决问题。

那段时间,龚光明接了2600多个电话,处理了数不清的大小事宜,每天睡眠时间不到3个小时。“做梦都在解释、都在打电话。”龚光明回忆说。

其实,那段时间也是龚光明家中最困难的时候,爱人远在广东,家中的两个孩子无人照顾,他把在乡下的岳母接过来,并嘱托:“这段时间我可能不回家,两个小孩的温饱问题就交给您了,我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那时的龚光明已经不属于家庭,而属于所有滞留在张家界的游客。他觉得,作为张家界旅游人,这个时候必须担当,必须让所有滞留的客人满意,让所有滞留的客人安全,让所有滞留的客人放心。

龚光明的无私奉献和真诚终于感动了滞留的游客,他们对他的称呼在慢慢变化,从“领导”变成“会长”,再从“会长”变成“光明”“龚大哥”“小龚”。

8月13日,14天的隔离期终于结束。符合解除隔离条件、归心似箭的游客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在欢呼着踏上返乡之路时,他们没有忘记给龚光明发来微信:“14天的隔离有过抱怨,有过愤怒,但更多的是感谢”“感谢您在我们最无助的时候给予我们的帮助,为我们辛苦付出,无论多晚多忙只要我们打电话,您都耐心地给我们解答问题,给我们安慰”“虽然这次的旅游不怎么顺利,没关系,等云开疫散我们还会再来的”“邀请您一定来天津做客,亲自为您下厨”……

但龚光明的战斗,并没有结束。他说,疫情结束以后,要对会员单位进行摸底,统计旅行社行业的受损失情况,以便想办法帮助他们。同时,还要帮助所有会员做好复工复产前的准备,包括疫情防控标准培训、市场营销、产品研发;协调银行给会员减息,申请政策帮扶,申请贷款延期;协调景区反哺旅行社等等。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