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人才教育>

6月13日,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开幕式上,国家文物局公布了“寻找最美文物安全守护人”推介名单,湖北省博物馆馆长方勤名列其中。

6月14日,在闭馆143天后,湖北省博物馆重新开放。那天,从早上8:20开始,方勤一直站在博物馆门口,看着游客排着队,一个一个地进馆参观。回想起武汉封城和博物馆闭馆的这段经历,他既激动又感慨。

守护文物安全

今年1月23日,随着武汉封城,湖北省博物馆闭馆了。1月27日,为了应对越来越严峻的疫情,博物馆启动了封馆管理模式,即馆区全封闭,值班人员不能出去,外面的人也不许进来。为了保证馆内正常的维护工作,75名值守人员选择留下,担当“国宝卫士”。

为什么博物馆闭馆了,还要这么多人值守?“文物是不可再生资源,必须把风险降到零。文物在展厅,我们需要24小时保障它的安全。尽管现在科技发达有了监控设施,但监控室里仍需有人24小时值班。监控设施有报警功能,一旦发生异常,我们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此外,还要杜绝消防隐患、维护物业设备……”方勤说,“仅博物馆四角的4个‘岗楼’,每一个就需要3班倒,一班3人,这就是36个人。原先馆中工作人员有150人左右,压缩到一半已是极限。”

方勤是第76名值守人员。因为年前一起开会的人员中有确诊案例,方勤自行在家隔离期满后,于2月13日加入值守队伍。从“封城”到“封馆”,一切发生得都很突然,本来打算回乡下过春节的方勤,对于要留守武汉没做任何准备。2月13日那天,他带上枕头被子、电饭煲烧水壶、红薯鸡蛋,开车回到馆里,准备就住在车上。赶到馆里时,他意外地发现大门口还空着一间门房,于是就住了下来。没想到,一住就是80天。

由于住在门房,方勤经常被路过的市民当成“看门大爷”,问他博物馆什么时候能开放。方勤总是很热情地隔着铁门和他们打招呼,“在这个困难的时候,博物馆还能被人惦记,我很自豪。”

说起为什么一定要赶回馆里、住到馆内,方勤说:“我来主要是让同事们感觉到,我与他们同在,给他们打气、鼓劲。另外,回馆值守是我的职责所在,只有在现场,我才能安心、放心。”

记录抗疫历程

从1月20日起,方勤开始写抗疫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工作、生活情况,也有一些个人感悟。透过日记,可以窥见方勤住馆80天的心路历程。目前,这本《一个博物馆馆长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战疫日记》的部分内容,已经被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征集、珍藏。

“今天到馆区正门西门房,自动隔离。来的路上,一路畅通,金桥那个平时拥挤不堪的地方,见不到几辆车,估计也就2、3辆吧,一点没有行驶畅通的愉悦,心里一种异样,或者说发紧的感觉。天啊,这还是武汉吗,还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喧嚣城市吗?”——这是2月13日,方勤赶到博物馆的当天写下的。

在家隔离期间,每天方勤都会跟同事们在他们建立的“临期战时机制”微信群里讨论工作,馆内的值守人员会上传馆内各个展厅的状况。

2月14日,进入馆内的第二天,他在日记里写道:“今天也会上‘临期战时机制’微信群,但(工作队)毕竟就在旁边,感觉不一样。”

3月4日,方勤在日记里写道:“儿子是姥姥带大的,一直很有感情,姥姥好长时间没回自己的老家了,儿子今年答应陪她回去。我们约定他们先去,我放假再赶过去的。遇上这次疫情,我只能失约,儿子,对不起,爸爸是馆长,得和馆在一起,就是这个理。”

3月4日的日记还记录了这么一件事,当天下午,博物馆门口来了一辆大巴,下来二三十人,在门口照了一张合影就走了。方勤想:来的会不会是医疗队的队员?他们太辛苦了,是该好好休整、看看武汉的。“感谢他们在博物馆门口照相,说明博物馆在他们心中还是有分量的。遗憾的是,我只能在馆区默默地注视他们。唉,就当是馆长在门口迎接了他们,欢迎他们。等疫情结束,如有机会再来,馆长亲自给他们当导游。”

进入3月,武汉的天气已有些热了,方勤穿了一个多月的长羽绒服实在是穿不住了,好在3月15日他网购的短羽绒服终于到了。他在日记里写道:“封城以来,一车一人,一套行装,好在内衣和袜子还有一套可换。好在是冬天,一套外装走到底也没人关注,估计也没人有心情关注。关键是长羽绒服眼看穿不住了。3月9日试着在京东买了短羽绒衣、运动裤、运动鞋之类。今天太阳正热,结果短羽绒衣到了。心情大好,立马穿上。这是个好消息,说明武汉市与外界的沟通顺畅多了,这是个积极信号。”

在初期防疫物资极度匮乏时,值守人员曾在文物修复专家的线上指导下,将无水乙醇勾兑成消毒用酒精。令方勤感动的是,很快,全国各地捐赠的口罩、消毒液、防护服等防疫物资及生活物资就一批批送达,国家文物局及各大博物馆基本都伸出了援手,他在日记中写道:“是他们让我们不孤单!”

5月1日,湖北省博物馆取消全封闭管理模式。当天,馆内全员核酸检测结果显示为阴性。“文物和值守人员都安好”,方勤很欣慰,自己和同事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从2月13日我进馆与大家一起值守至今,在馆区、从来没离开馆区也已经整整80天了。今天是五一劳动节,今天下午我第一次离开馆区,回到家里睡觉。”他在日记中写道。

“昨天下了一场雪,地面都白了。早上起来,我用手机自拍,与博物馆拍了个合影,留作纪念。戴口罩与博物馆合影,但愿这个情况不再有。”

——2月16日,方勤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