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聚焦>

按照世界银行统计,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我国人均GDP2019年超过了1万美元。戴学锋讨论了人均GDP进入1万美元阶段,我国休闲度假产业会有怎样的变化。他对日本、韩国休闲度假产业发展情况进行了比较,总结了我国休闲度假旅游产业发展情况,分析了产业超前经济发展的原因,介绍了国际休闲产业案例和我国休闲产业发展的主要方面,探讨了产业发展目标和战略。

一、我国休闲度假产业发展大背景:社会经济的发展

我国休闲度假产业发展最大的背景是社会经济的发展。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突破了1万美元。

按照世界银行2015年制定的标准,人均GDP在4126美元到12735美元之间为中高等收入国家。这是中等收入阶段,但是中等收入高级阶段。我们很早就进入了中高等收入阶段。人均GDP按照当年价格计算如果超过1万美元,将对这个国家居民的心理、消费行为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我们预测,按照正常的趋势发展,我国2025年人均GDP将超过1.2万美元,甚至达到1.4万到1.5万美元。未来,我国经济发展可能有波动,特别是今年疫情发生后,第一季度经济下降得非常厉害。但我国经济增长趋势不变,我们在“十四五”时期将进入高等收入国家行列。

二、人均GDP1万美元,休闲度假产业有何变化

1.与日本、韩国对比

我们选择日本和韩国做一下对比,看看人均GDP1万美元时,他们国家的休闲度假产业是怎样的。这些国家与我国同是东亚国家,历史文化背景相似,民众消费理念也非常类似。另外,这些国家和欧美国家相比,是后发国家。后发国家在赶超先进国家时,是逐步达到发达国家行列的,而且赶超方式类似,比如由最早的世界工厂、低端服务,慢慢地向国际化发展。

介绍一下为什么要用可比价格。这是因为,同样是1元钱,在今年、去年、明年,消费能力是不一样的。要比较韩国、日本的发展阶段和我国现阶段,很难用当年价格计算,因此要通过经济学手段进行调整,此次调整到2018年可比价格。

2.日本的情况

1964年到1973年,日本人均GDP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从9600多美元上升到1.7万余美元。这10年是日本经济发展非常快的阶段,日本休闲度假产业发展也非常快。

休闲度假的范围非常广泛,这里我们只选择一个子行业出境旅游来分析。因为出境旅游较好反映了比较高端的休闲度假的发展。这10年,日本出境旅游人数增长了17.88倍,年均增长率高达37.77%。

这也是日本很多旅游相关政策调整的时期。1964年,日本取消了对海外旅游的限制,在这之前日本人不能出境旅游。取消限制后,1965年日本出境旅游人数增长了48%,而且这种高速度维持了10年。

1972年,日本的社会生活全国委员会公布的休闲议案特别提出,除了发展经济、保证生产力这个第一要务,政府也应意识到休闲对国民的重要性。休闲不仅对国民重要,对生产力发展也很重要。要通过时间、人员、资源重新配置等,以及对展览、体育、娱乐等方面一系列基础设施的改善,创造一个更好的休闲度假环境。

日本首相办公室曾经开展了一项公民对国民生活意见的长期调查。调查里最核心的一项是,你认为生活中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调查显示,既有休闲、娱乐,也有住房、食品、代用品销售、服装等。

曾经很长时间,日本像我们国家一样,住房需求排在最前面,食品需求也很重要。1970年,日本民众的娱乐消费需求上升到第二位,超过了食品需求。1983年,日本民众的休闲度假需求首次超过了住房需求。1983年,日本人均GDP按照当年价格计算,是1.04万余美元,超过了1万美元。

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以后,特别是进入2万美元向3万美元过渡阶段,日本休闲产业发展如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休闲度假市场有4个主要领域,体育运动、业余爱好和创意活动、消遣娱乐及旅游。日本休闲度假市场收入从1982年的18万亿日元增长到1992年的153万亿日元,增长近9倍。

这个阶段,日本的政策也越来越向国民休闲倾斜。1988年,日本政府公布了一项旨在降低工作时间的五年计划,它的目标是将月工作时长降低至150小时(中国现在是160小时),将年工作时长降低到1800小时。1988年时,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日本人均GDP已经接近3万美元。

3.韩国的情况

韩国是在1994年实现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按当年价格计算,达到了1.02万余美元。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韩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是在1988年,时间更早。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韩国消费逐渐增长,迎来了所谓的“消费时代”。

韩国人均GDP从不到1万美元,向1万美元以上且不到1.5万美元过渡时,韩国出境旅游增长比较稳定而且比较快。1986年到1996年,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韩国人均GDP从6975美元上升到1.5万余美元,出境旅游人数增长了10.21倍,年均增长率有26.17%。

按当年价格计算,2015年,韩国国内旅游首次超过了100亿美元,为107亿美元,国内旅游消费高达131亿美元。但在1996年,韩国旅游消费总额已经高达465亿美元。当时也是韩国休闲观念发生变化的一个时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甚至八十年代初,努力工作、勤奋节俭是韩国工人的座右铭。这个时候休闲被看成“不正常的状态”。人们觉得休闲不是一个好的事情,而且那时闲暇几乎没有什么活动。1982年,韩国废止宵禁,1986年到1988年,韩国分别主办了亚运会和奥运会,政策上也开始推动休闲产业发展,而且提出了体育休闲健身。韩国国民的观念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他们不再认为休闲与工作对立,甚至认为更多的休闲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休闲是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重要方面。

特别是1990年以后,韩国提出了大众旅游振兴三年计划,1993年提出大众旅游振兴五年计划。以前,很多人觉得体育旅游休闲只是上流社会富人的活动,政策出台后,休闲慢慢变成了韩国广大老百姓的需求,国民休闲参与度显著提高。

1986年到1996年,是韩国休闲消费增长最快的阶段。韩国休闲消费在整个消费中所占的比例由1985年的3.3%增长到1996年的5.3%。1995年,韩国进行了一个调查:“在日常花费中,你的钱主要花在哪里了?”调查发现,孩子教育花费最多,占了25%,第二块便是娱乐、休闲和旅游,占了21%。休闲已经成为韩国国民重要需求。

4.日韩休闲度假产业特征

伴随产业发展,人们休闲观念变化,不再认为工作是唯一需求,觉得适度享乐是生活中的正当要求。

当休闲度假成为人们消费重要的一个方面,产业发展呈现了多样性,内容包括旅游,特别是长途旅游,包括度假、探险、体育、阅读、音乐、绘画、养宠物等。旅游也不再是简单的观光旅游,到景区转一圈,而是有了更深度体验。

在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以后,韩国政府的社会发展思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不再把经济发展作为唯一目的,而是越来越觉得应该满足人的需要,包括满足人们的休闲需求。政府将更多经费、更多精力投入休闲度假服务,对基础设施进行更新改造,比如修建铁路、公路、酒店、港口、机场等。为了迎合民众休闲需求,韩国开始举办更多大型活动,比如亚运会、奥运会以及各种赛事。

发展过程中,日本、韩国的大型资本都进行了产业投资,成为一股重要推动力,投资大型旅游度假区、游轮、主题公园等。这些资本的进入和高科技结合在一起,带来了一些新业态、新产品,比如低空飞行、海上旅游、洞穴探险。

5.几个国际案例

首先讲邮轮旅游,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休闲的一个点。2011年,我参加了皇家加勒比游轮在太平洋上的一次休闲度假。如果游客带着孩子,给孩子戴着手环,这样小孩在游轮上到处跑也不会丢。这是管理上的特色。游轮实际上已是一个小型度假区,有很多休闲度假活动,餐厅环境非常好,游客可以随时去吃,而且免费。游轮有很多停靠点,游客可以参加一些船下活动。

地中海俱乐部于1950年在法国成立,是休闲度假领域的连锁集团,在全世界五大洲30多个国家做了80多个度假村项目,每一个度假村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我们去的是马来西亚的珍拉丁湾。那里有活动表,告诉游客每天都有哪些活动以及活动时间,有各种餐饮活动,有冲浪、划橡皮艇、攀岩、打乒乓球、射箭等,服务人员也是国际化的。

坎昆度假区坐落于加勒比海北部的尤卡坦半岛,有漂亮的白色沙滩,有蔚蓝的海,非常适合发展旅游业。这里原来只是一个有着300多人的小渔村。1972年,墨西哥政府投资3.5亿美元,在这里建设旅游度假区和自由贸易区。这个渔村便开始发展旅游业,1975年开始接待游客。早期这里只是一个区域型的度假区。上世纪八十年代,坎昆会议在此召开。为此,当地政府建了坎昆会议中心,吸引了很多度假酒店项目。慢慢地,岛上形成了度假区、泻湖、林荫大道、陆地整体相连的景象,整个区域也相对开放了。

最后介绍一下斐济,这是太平洋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斐济气候好,有众多小岛,旅游度假资源优质。很多投资者把小岛租下来,建成度假区。这里还有很多独立的度假村,比如摩羯座国际旅游度假村。这些旅游设施并没有十分现代化,而是与自然环境相融合,让人觉得舒适、和谐。这里有很多露天游泳池,与海滨风情相一致。

三、我国人均GDP增长对旅游的影响

1.情况介绍

1997年到2004年,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我国人均GDP从1815美元上升到了3109美元,中国出境旅游年均增长率为27.3%。1997年到2014年,我国出境旅游年均增长率为19.91%。这种经济水平低、出境旅游发展持续时间长、年均增长率这么高的情况,在世界少有。即便是2003年非典期间,我国国内旅游总体消费下降幅度也不到10%。

这些年中,我国国内旅游人均花费和人均GDP的比值,最高时超过了40%。相比较,日本1994年到2018年,这个比值从来没有超过1%,最高年份才不到0.9%。中国出境旅游人均花费和人均GDP的比值,在1997年最高,达到200%。相比较,韩国从1996年的13.57%一直下降到2015年的5.27%。中国休闲度假旅游明显超前于经济发展。

总的来看,1994年之前,我国人均GDP是1000美元,国内旅游开始迅速增长,人们有了出境旅游的冲动。那时人们出行,主要是观光旅游和团队游。2000年前后,我国人均GDP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大概是2000美元。那时,我国出境旅游快速增长,休闲旅游开始增长,出行以散客、家庭自助为主,自驾游比例开始增加。2004年,我国人均GDP是3000美元,出境旅游已是井喷式增长,旅游主要形式是度假旅游。这时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人均GDP,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为1.5万美元的水平,甚至更高。2010年以后,我国人均GDP是5000美元左右,休闲度假爆发式增长。此时,人们出行方式更加多元,消费方式也变得多元。

2.原因分析

后发国家中,休闲度假产业超前经济发展的不只中国,这是一个世界型的特征。这一定程度上,与发达国家的示范效应分不开。

按照可比价格,人均GDP一样的情况下,后发国家的社会整体基础设施,实际上比那时的发达国家好得多。再有就是,对于后发国家民众来说,休闲度假消费需求长期被压制,一旦有机会,需求会迅速反弹。

中国的休闲度假能够超前发展,与我们的人口基数、人口结构、人口年龄结构不无关系。进入老年社会,越来越多老年人进行度假休闲。1978年,我们80%的人口在农村,现在已经有超过50%的人口在城市。城市人口的休闲度假消费能力更强,参与度更高。近年我国国民收入也影响了休闲消费经济。

四、中国休闲度假产业现状

1.需求角度

随着经济发展,中国休闲度假需求迅速增长,我国休闲度假花费明显增加,甚至出现了日、韩人均GDP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达到2万美元甚至3万美元时的消费特征。民众休闲意愿非常强烈。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9.4%的人愿意大幅度降低收入换取休闲时间,28%的人愿意小幅度降低收入换取休闲时间。关于休闲人数,调查显示, 2014年有接近40%的人一年没有参加度假休闲,到2016年这个比例在下降,2017年已不足20%。

2.供给角度

这些年,我国休闲度假供给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支持和各方投资力度都非常大。

国家级旅游度假区。这里指的是2010年以后,各地按照国家标准建设的、适合老百姓休闲度假的一个环境区域。建设国家级旅游度假区要多方面考虑。一是有没有适合度假的资源环境,比如地区气候、空气等;二是开发的产品是否度假型旅游产品,包括酒店;三是管理和服务是否适应度假区发展;四是是否具有客源市场;五是度假区提供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

山地旅游。近几年,我国山地旅游发展非常快。2019年年底,我们出了一本《中国山地旅游理论与实践——以贵州为例》,以贵州山地旅游发展特征为核心进行了研究,分析了贵州“小精特”的山地模式。

温泉度假旅游。20年前,人们特别向往日本温泉旅游,那些温泉环境好,体验舒适度高。现在中国已有很多高品质温泉产品,多元化且具有地域特征。比如,在东北一边看大雪一边泡温泉,在滨海地区一边吹海风一边泡温泉,甚至在沙漠里泡温泉。

冰雪旅游。新疆阿勒泰地区有一个野雪滑雪场,是所谓的“无痕滑雪”,好像你滑的是唯一一道雪,比较有趣。阿勒泰地区冰雪旅游发展的自然条件好,我们当时去的时候是零下20度,但并不觉得特别冷,太阳晒着,一点风都没有。进入雪场要通过一个“雪胡同”,两边的雪比车还高,可见冰雪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冰雪旅游除了滑雪场,还有很多项目,比如直升机、热气球体验。

游艇旅游。最重要的是邮轮母港建设,只有这样才能集中客源。这些年,天津、上海、海南等地邮轮母港建设很快。

康养旅游。其中重要的一块是健康旅游。2015年,我国有关部门出台了《关于促进中医药健康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根据这个意见制定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区管理办法以及进行示范区评选。

自驾车旅游。我国有许多景色壮美的旅游公路。比如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县的盘龙公路。再如新疆的独库公路,穿过天山,经过那拉提草原和巴音布鲁克草原。说到自驾车旅游,离不开汽车营地。到2019年年底,我们的汽车营地已经建成552家,在建400多家,分布在全国各地。自驾车营地还与餐饮、垂钓休闲、拓展训练等结合起来了。

低空旅游。2014年,我国出台了《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规定(试行)》,规定了真高1000米以下可以开发低空旅游。“真高”是指垂直地面高度。之后,各种低空旅游产品,比如滑翔翼、小型观光直升机等在全国迅速发展。

会奖市场(MICE市场)。这个市场包括会议、展览、会奖旅游,近几年各地建的有关场馆非常多。要想做好会奖旅游,会奖联系人和目的地公司很关键。

主题公园。这些年,我国主题公园发展迅速,遍地开花。除了中国本土的主题公园,我们也引进了迪士尼、环球影城这样的国际品牌。而且,国内主题公园很多已形成系列品牌,形成了连锁经营的局面。

3.产业发展特征

一是我国休闲旅游发展靠的是市场拉动,而不是简单由政府推动,是由有效需求支撑的产业。这也是最大的特征。二是地方政府的主导模式,典型的是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建设,目前绝大部分是由地方政府主动申报的。三是国家层面积极的引导和管理,比如出台国家的、行业的标准。四是大型集团的强力介入,特别是资本型集团对主题公园的投资建设。

五、我国休闲度假产业发展趋势和战略思路

1.发展趋势

我国休闲度假产业发展呈现以下趋势:一是国民休闲度假意识进一步增强。二是休闲时间进一步增加。这里说的休闲时间不是指带薪假或者小长假,而是对于大家来说的空余时间。三是休闲参与度会进一步提高,市场会进一步分化。老百姓会更多地参与休闲,需求也会越来越多样化。四是休闲度假市场潜力依然巨大。五是旅游需求和相对落后的旅游供给之间的矛盾,依然是我国休闲度假产业发展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者中98%以上的人有国内旅游需求,而当年实际完成休闲旅游的占比为73.6%,也就是说,部分人有出游意愿但没有实际参与。人们的出游意愿与实际有一定差距。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者对不同旅游休闲产品的满意度不一样。总体来看,基本上在60%到66%之间。

2.发展思路

首先要看国家在这方面的发展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未来,我们要解决休闲度假供需矛盾。

我国已经进入人均GDP1万美元的阶段,城乡居民在健康、医疗、文化、教育、信息等方面需求会迅速增长。未来,我们要以人民为中心,建设幸福产业,包括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和养老,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3.战略目标

一是经济目标。由于疫情防控和国际关系变化,未来出口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休闲度假产业应该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方面。二是社会目标。要以扩大就业为核心,以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为核心,提高服务质量。三是文化目标。休闲度假产业要成为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载体,这里说的不只是优秀传统文化,也包括时尚文化等。四是环境目标。要通过休闲度假产业发展,让我们的环境得到更好的保护,得到更科学有效的利用。五是国际化目标。在管理人员、运行机制等方面,与国际接轨。

4.展望未来

我国休闲度假供给发展方面,产业标准化程度将进一步提升,利于提高行业服务水平。自然条件好、经济发展快的地区将形成一大片适合中国人休闲度假的度假区,比如城市中心休闲区。

在更多有条件的地方,政府会把休闲度假产业和地方社会经济发展更密切地结合起来,休闲度假产业将成为其重要支撑。大型资本,包括民营资本、国营资本、混合资本、外资,都将更多地向休闲度假产业投入,一些高科技、高创意、高水平的旅游度假产品将迅速在全国各地发展,产品内容将越来越丰富。我们在休闲度假管理和服务水平上,会进一步提高,达到国际水平。(本版文字整理:胡昊)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