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旅行服务>

近日,民建上海市航运工委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心、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促进会海上丝路(邮轮)专委会,在上海举办“中国邮轮复航上海模式”专题研讨会。来自上港集团、邮轮公司、邮轮码头、旅行社、科研机构等20多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呼唤从“雅典公约到上海公约”

上海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所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年认为,上海邮轮经济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在新发展格局下,上海要危中寻机,充分展示邮轮治理软实力。

在探讨新发展格局下上海如何进一步发挥邮轮母港国际枢纽港和资源集聚及配置能力路径的话题上,李小年认为,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排外,而是要扩大内需,把全球邮轮要素集聚到国内大市场来。疫情防控常态化机制下,上海推动全国和全球的邮轮复航方案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尤其是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危中寻机,全面推动中国邮轮产业转型和复苏,需要中国方案和更多的公共产品。

据介绍,中国《海商法》第四章、第五章关于海上运输的相关内容正在修订中。专家认为,为了适应邮轮同一母港往返航线及“海上无目的地游”,甚至不产生任何位移和运输的海上宾馆、邮轮博物馆等新业态,需要调整海上旅客运输从“一港到另一港”的表述。浦东已经被全国人大授权享有地方立法权,宝山邮轮港紧邻外高桥自贸区,作为邮轮新片区的制度创新和立法,可考虑邮轮制度的先行先试。

李小年建议,通过地方立法,如修订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和上海自由贸易区建设条例,清晰界定“邮轮海上无目的地游”“沿海和内河游”“多港挂靠国际航线”等概念,出台临时举措。如在疫情特殊防控时期,“海上无目的游”和“沿海游”在不停靠国外港口的情况下与母港往返航线及多港挂靠的国际航线恰好重合,为了更好地对接国际市场,形成国际国内良性循环,应临时允许同一母港出发返回;经领海以外的水域巡游,不在国外港口停靠和上下船的“海上游”航线,仍参照疫前的国际航线管理模式管理;同时,进一步扩大多港挂靠政策试点,可以明确在缺少五星红旗邮轮运营的情况下,首先对中资方便旗邮轮开放“沿海游”试点。

李小年说,作为最先控制疫情、最早复工复产复航的国家,中国口岸防疫经验已经第七次提交给国际海事组织(IMO),向全世界分享。上海完全具备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海事组织提交中国邮轮治理方案的能力。期待上海这个国际航运中心,尽早能出台航运海事的“上海公约”。“从‘雅典公约’到‘上海公约’,也正是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海洋治理和海上公共卫生综合治理的最佳路径。”李小年说。

为全球邮轮治理提供中国样本

李小年的观点得到与会者的认同。中国法学会国际法研究会副会长、上海WTO法研究会会长、复旦大学国际法教授张乃根也主张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应抓住时机推出国际邮轮恢复发展的上海方案,为全球邮轮治理提供中国样本。

皇家加勒比“海洋奇迹号”明年春将在上海母港首航   皇家加勒比游轮公司供图

张乃根说,世界卫生组织2021年第74届大会通过的全球防疫专家(包括钟南山)对各国防疫初步评估报告,明确肯定中国政府防疫措施得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全面设计以上海邮轮母港为前提的邮轮业务恢复发展方案,包括第一阶段(2022—2023年)以上海母港的近海游(不限于领海)和第二阶段(2023年以后)上海母港的正常邮轮游,应根据上海成功防疫经验,设计一整套适合国际邮轮的属人、属物、属事和属地等防疫方案。

张乃根认为,从建立健全上海邮轮母港防疫制度的前瞻考虑,从邮轮旅行产业发展战略出发,今后上海自贸区扩区应设立宝山和虹口的邮轮母港片区,有利于邮轮旅行的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相结合发展,并为全球邮轮旅行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发展提供上海方案和全球标杆。

上海交通大学董浩云航运物流研究院、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赵一飞说,中国已向全球邮轮界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应尽快总结中国邮轮产业“抗疫”经验,形成“邮轮母港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向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国际邮轮协会CLIA推广。同时,还应组织专门团队认真研究国际上典型的邮轮疫情处置案例,以实现疫情“零传播”为前提,形成“邮轮母港公共卫生事件处置规则”。 赵一飞建议及时编制邮轮母港公共卫生体系认证规则,使其成为邮轮业的“上海规则”。邮轮母港要实现公共卫生事件的“零传播”,就需要建立一个严密的公共卫生体系,该体系至少要有以下六项内容:应急防疫预案、专职和兼职的防疫人员、足够的应急隔离场所、可封闭的紧急通道、应急物资储备和基本生活保障。

协同建立邮轮产业链防疫体系

与会专家呼吁尽快建立邮轮产业链防疫体系,促进我国邮轮市场复苏。

赵一飞说,邮轮疫情防控仅仅依靠邮轮公司是不够的,必须从产业链角度,抓住邮轮和邮轮母港两个中心环节,以点带面,建立覆盖全链条的公共卫生事件防控体系,才能为消费者提供放心、安全的邮轮服务。2020年邮轮行业遭遇的种种事件,基本都是邮轮和邮轮母港双方没有建立相应的应急预案,没有从携手抗疫的角度思考,仅仅是按照《船舶公共卫生事件管理手册》执行,由此造成重大的社会影响,进而影响到消费者信心。

赵一飞提出应设立特种保险为邮轮旅游撑起“风险保护伞”。他说:“从共担风险的角度,建立邮轮公司和邮轮母港共同参与的保险理赔制度,为邮轮消费者提供最大程度的经济和医疗费用保障,从而进一步消除消费者对于邮轮疫情的恐慌情绪,同时也能化解邮轮公司单方面承担疫情发生后所有防疫费用和消费者疏散费用的财务窘境,进一步强化邮轮与邮轮母港的供应链关系,保证邮轮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专家一致认为,目前,随着疫情的控制、疫苗接种和邮轮防疫体系的建立,国际邮轮航线在北美、欧洲和亚洲陆续复航。中国政府在通过严格的非医疗防疫手段控制疫情的策略被证明是完全正确和成功的。国际邮轮的公共卫生风险主要是输入性,即病毒通过游客、船员、目的地、船舶供给从岸上输入到船上,如果切断病毒输入渠道,也就不会发生病毒在船上的传播和爆发。

李小年主张,从邮轮旅游稳妥复苏考虑,还宜制定具体的防疫技术要求,如可以明确要求邮轮游客100%来自国内低风险地区,登船前100%完成有效疫苗接种和核酸检测;船舶供给100%本地采购,排除冷链和落地集装箱的输入性风险;中国船员比例最大化,对国际船员实行严格的入境健康筛查和隔离流程,杜绝来自国际船员的输入性风险;对邮轮运输企业要求采取游客健康动态监察、高频消毒、客房和公共区域100%新风系统,同时,在船上设置负压ICU病房、快速核酸检测、红黄绿隔离区、蓝牙密接追踪技术,以便在小概率事件发生个案的情况下,可以启动港航联动应急预案,做到迅速排查、迅速隔离、迅速治疗。此外,邮轮船上隔离区域、医务医疗资源配比、船上消毒杀菌设施和规程都须达到监管部门要求。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