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酒店住宿>

进入暑期的海南迎来了旅游小旺季。一大早,海口凯威大酒店客房领班陈春玲就忙碌起来。“我们客房部的员工虽然不多,但是大部分都是熟练的老员工,效率很高,即使旺季,我们也能应付得来。”陈春玲今年40岁,自2003年入职酒店,如今已经是工龄18年的老员工。谈及疫情对收入的影响,陈春梅脱口而出:“我们有工会啊,会根据情况进行集体协商,大家相互理解相互扶持,工作稳定,如今算是共渡难关,我们跟酒店的感情更深了!”

从2011年海南酒店行业有了工资专项集体合同至今,越来越多像陈春梅一样的酒店行业员工获益,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正在酒店行业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工资可协商 薪酬有保障

工资集体协商,简单来说就是职工代表与企业代表依法就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制度、工资分配形式、工资收入水平等事项进行平等集体协商,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工资协议的行为。其实,工资集体协商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早在20多年前,我国就已经开始推行这项制度。而对于海南酒店行业来说,是在2011年结束了一直没有行业工资标准的历史,员工可以坐下来与企业理直气壮地谈工资待遇。媒体当年的报道用了——员工涨工资有了“尚方宝剑”来形容。

海南省财贸旅游烟草工会和海南省酒店与餐饮行业工会联合会针对酒店行业企业劳动关系和工资集体协商进行了工作调研,从中发现,协商代表主要在劳动报酬、安全生产、劳动保护等方面存在分歧,其中劳动报酬问题最为突出。

海南省酒店与餐饮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陈刚介绍,酒店业在海南有企业数量多、职工队伍大、网点分布广的特点。服务质量的提高有赖于高素质的员工,而酒店行业职工素质的高低,与工资待遇是否合理有一定的关系。

经过10年不断积累改进的经验,如今,海南酒店行业的工资制定标准有了两大明显的特点,一是按不同类型、不同档次、不同地区分类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二是针对非全日制用工情况,增加小时最低工资标准。

数据显示,从2011到2021年10年间,通过酒店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推行,签订工资集团合同覆盖人数增长了15倍。10年前一线餐厅服务员的最低工资标准在750元左右,到今年最低工资标准已经涨到1800元左右。

保障看得见 行业更规范

“工资集体协商不仅给员工涨了工资,更重要的是提高了员工和工会在企业中的地位。”陈刚表示,自推行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以来,行业的流动率大幅下降,员工的流失率已经稳定在6%左右。同时,行业内的劳资纠纷逐年下降,企业老板不再将人力资源作为“成本”,而是当作“资本”来看待。

“我们酒店每年都要召开工资集体协商座谈会,有关工资福利等方面的事项都要征询工会和员工的意见。经协商决定,一线服务人员及后勤人员等多个工种的员工最低工资上涨近10%,这对我们是实实在在的好处。能看得见。”海口香格里拉酒店保安部员工黄明余说。

“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起到了规范行业的作用,减少了企业间互相挖墙脚现象,促进了企业用工行为的规范有序。”海口香格里拉酒店总经理沈霆坦言,开展行业工资集体协商以来,企业越来越重视职工的发展问题,通过加大培训职工力度,提高职工的劳动技能、综合素质,为职工打造发展平台、提供发展机会。

“这种协商是双向的。”在海口市酒店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王德余看来,开展工资集体协商,签订工资集体合同,建立了企业及职工核心利益问题的交流沟通平台,形成良好的共商共决机制,为企业营造了和谐氛围,既维护行业职工权益又促进行业发展。

面临新挑战 共同渡难关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酒店业损失惨重。就业环境及市场受到冲击,企业的生存发展遇到严峻挑战,直接关系到广大职工的切身利益。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增多,职工权益保障面临新情况、新问题,劳资纠纷增多,对企业和谐劳动关系带来冲击。疫情防控期间仅海口就有411家酒店关停,近4万名职工停工。海口市酒店行业工会联合会多次与各酒店进行沟通,鼓励各酒店采取阶段性调整薪酬、轮岗轮休,以保住职工工作岗位,同时兼顾企业的生存实际。目前,海口市各酒店复工率已近100%,员工复工率也已达80%以上,行业裁员率小于5%。

陵水香水湾君澜度假酒店总经理杨亚丽说起去年初那段时间,感动不已:“去年3月到5月,在酒店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与员工协商发放50%的工资,但很多老员工带头不要工资、不计报酬地上了3个月的班。这些我都一直记在心上,酒店经济回转后,我立刻补发了工资。”

谈及此事,该酒店餐饮部的刘英勇说:“当时的情况虽然很艰难,但我并不太担心,我们有合同保障,我们跟酒店是命运共同体,不要工资该做的工作我们也会去做的。后来酒店还补上了工资,一分不差,真的让我挺感动。”

一句句话语、一件件小事,映射着集体协商制度在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中的基础性作用,让职工和企业的“定心丸”。继续完善制度,加大合同履约的监督力度,进一步完善集体合同的督导机制、信息化考评机制、法律追究机制、借力联动机制……这些已经在海南酒店行业众多工会主席们的议事日程上。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