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红色旅游>

阳曲山又名首阳山,地处山西省东部太行山中段的和顺县松烟镇,是晋冀豫三省要塞。阳曲山由东北向西南延伸,全长16公里,平均海拔1800米至2000米。主峰奶奶顶海拔2058.5米,是太行山第二高峰。阳曲山山峰林立,地势险要,山上植被丰富,林木茂密,山下有阳曲沟,纵深幽静,溪流淙淙,山腰悬崖绝壁有阳曲溶洞(水滩村),钟乳石千奇百怪。

一、时间问题

提起阳曲山保卫战,当地妇孺皆知,人人皆能讲出一段流传于民间的抗日故事。由于时光的流逝,当年参与阳曲山保卫战的英雄大多已去世,挖掘和整理阳曲山保卫战的史实资料刻不容缓。2004年出版的《杨立三年谱》一书,记述了1942年5月的扫荡,1943年5月为空白^①。杨立三是阳曲山保卫战的亲历者、原八路军总后勤部部长、副参谋长,于1954年逝世。

现在有人把1942年的扫荡和1943年的扫荡混为一谈。根据《华北治安战》一书记载,1942年的“5.1”扫荡,是日本侵略军在1942年一年间所实行75次扫荡中最残酷的一次。日军认为冀中是八路军的后勤补给基地,日军花费了一年时间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布置了很多个据点,施展了“弹网捕鱼”的毒计,或采取“纵横合击”“辗转剔抉”的办法,企图歼灭八路军主力^②。1942年的“5.1”扫荡对象主要是针对冀中平原。左权将军在辽县十字岭指挥前线壮烈牺牲,这场战役就是1942年日军将其命名为“C作战”的扫荡晋察冀边区的那场著名战役^③。

1943年5月的大扫荡,即日军命名的“彐号作战”,主要是针对太行山根据地腹心地区进行“篦梳式大扫荡”。日军在第二期作战时,于5月5日的情报中得悉,我八路军司令部直至4月29日仍在原来位置未动,但是已做好撤退准备。另外,西营镇附近的军需品也搬入山中,并埋藏于地下。5月6日开始大举进攻,“对以涉县为中心的我根据地构成严密的包围形势后,逐渐压缩三层包围圈”。5月14日以后,侵华日军华北方面第一军(司令官吉本贞一中将)独立混成第三旅团(旅团长毛利未广少将)和独立混成第四旅团(旅团长中岛德太郎少将)的主力及第69师团(师团长井上贞卫中将)的一部,合计步兵共13个大队为基干,对我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进行跟踪扫荡,妄图将我八路军军部和129师师部合围歼灭。八路军总部及师部根据形势作出周密部署,果断开展了反歼灭作战。在日军合围尚未成形之前,八路军总部和师部已向外线转移^④。和顺县志对阳曲山保卫战记录的时间为1943年5月5日。

综合上述资料,可以确定阳曲山保卫战的时间为1943年5月。

二、侵华日军为何选择在五月进行大扫荡

日本侵略者在百团大战中受到严重的打击后,重新评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华北抗日根据地的战斗力量。1941年7月,由冈村宁次大将接替多田骏担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针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制定了在华北实行“治安强化运动”等一系列丧心病狂的侵略方针。他们对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不让一粒米、一粒盐进入根据地。1941年秋冬两季,太行山一反常态,雨雪出奇的少,导致1942年春的干旱,根据地军民进行大生产自救,五月正是春耕春播之际。日军此时进行“篦梳式大扫荡”,就是妄想困死饿死我根据地军民,这也是侵华日军为何会在1942、1943年两年内在5月对我根据地进行大扫荡。

三、我方参战部队及牺牲烈士

据和顺县志记载,和东独立营在张振军的带领下参加了阳曲山保卫战。《和顺老区》一书中,原山西省文化厅厅长刘江(李阳镇温源村人),现年104岁,是阳曲山保卫战的亲历者。他所著的《我所见证的阳曲山战斗》一文中,所写的国务院原副秘书长毛联珏(昔阳人)及朝鲜义勇队的韩进等6位同志参加了此次战斗。牺牲的战士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共104名英烈。

据《人民日报》2019年3月20日第15版及《中国共产党抗日英雄传》一书中所写,被困于阳曲山上的是原八路军总后勤部部长、副参谋长杨立三。参谋部主任曾仁文率一个连的战士吸引日军火力,与日军展开浴血奋战,成功地掩护了杨立三和总后勤机关的转移。激战持续了一天一夜后,弹尽粮绝,由红梁道退至高卢栈,面对前是日寇,后是万丈悬崖的绝境,我八路军战士搬起石头砸向日寇。最后,曾仁文同十余名战友互相搀扶着走向悬崖边,他们将手中的枪支抛下悬崖。曾仁文高喊着“同志们,宁死不当俘虏,跳崖”,纵身跳下悬崖。除一名女战士被藤条挂住获救外,皆壮烈牺牲。

“太行巨臂揽英魂,壮士一跃名千古。”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

曾仁文原名曾永丰,江西省吉水县八都镇兰花村人,1906年12月生,1927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由毛主席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毛主席曾称赞“曾仁文是个好同志”。他向毛主席建议,希望“党加强对共青团的领导”。曾仁文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和中央红军长征。抗日战争时期,曾仁文任晋中支队支队长兼政委,1942年春任八路军总部后勤部参谋主任,牺牲时年仅37岁。2014年9月1日,曾仁文被民政部列入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张同生(1913-1943年),又名张玉成,陕西华阴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到达山西抗日前线。他曾任“祁太游击队”队长,在阳曲山保卫战中因伤被俘,由于叛徒告密,日军知其身份后如获至宝,威逼利诱,各种卑劣手段无所不用。张同生毫不动摇,牺牲时年仅30岁。2015年8月,张同生被民政部列入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黄天祥(1914-1943年),广西凤山县人,壮族。1929年12月参加百色起义,任红七军战士,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三、第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中央红军长征,1942年7月,任八路军后勤部锄奸科科长。1943年5月牺牲在阳曲山保卫战中。

四、日军是如何发现我八路军后勤部并紧紧将其包围的

在撤退中,杨立三为掩护八路军总部及129师师部转移,跳出日军包围圈,打开电台,利用电台信号,把日军引至阳曲山山顶。日军侦知电台信号,误以为是八路军总部,故紧紧跟随包围,上千日军一齐包围过来,日军飞机也随之对该区域狂轰滥炸。

五、阳曲山保卫战留下的红色精神

在阳曲山保卫战中,中国共产党人为抵御日军侵略,不怕牺牲,英勇顽强,铁骨忠魂,宁死不当俘虏。阳曲山上那满山的红叶是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中国共产党人的意志如阳曲山上的岩石一样坚强,苍松一样挺拔。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你们用生命践行了抗日前线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坚定理想信念和崇高精神。

北地垴村村民亲眼所见和亲口所述:“前些年,每年的清明节都有直升机往北台梁无名烈士公墓抛花圈,1976年毛主席逝世的那一年也抛撒了花圈”。2007年8月下旬,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刘玉堤等9位将军到阳曲山北台梁无名烈士公墓祭奠。为赓续红色血脉,传承红色基因,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有责任将革命先烈的英雄壮举代代相传,教育子孙后代,勿忘前辈英烈。


参考文献:

①《华北治安战》(下)140页——178页

②《杨立三年谱》98页——114页

③《华北治安战》(下)179页——181页

④《华北治安战》(下)312页——313页

注:《华北治安战》一书由日本防卫厅编写

(文/晋中市全民国防教育协会会员 宋树音)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