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

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

“从1921年建党到1949建立新中国,瓦窑堡会议不仅是中间点,而且是走向胜利的转折点。”在瓦窑堡革命旧址纪念馆,85岁依然精神矍铄的老馆长王志厚对记者说。

在陕西省子长市中心街151号,坐落着瓦窑堡革命旧址纪念馆。纪念馆包括散布在附近民居中的瓦窑堡会议旧址、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旧址、抗日红军大学旧址等。

王志厚当年是从子长中学抽调过来从事旧址恢复的。1966年子长县成立瓦窑堡革命旧址管理所,之后,他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以研究、保护、管理旧址为己任。

1935年,党中央在瓦窑堡的二道街前河滩田家院内一排5孔窑洞正中的那孔,召开了著名的瓦窑堡会议。从此,中国革命走向胜利。

瓦窑堡,历史上是一个商业和军事重镇。

中央红军于1935年10月19日到达瓦窑堡正西数百公里的吴起镇(今吴起县城),结束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破衣烂衫,面黄肌瘦,伤病成群,但是得到了陕北红军与群众热情的欢迎……无数的回忆留下了这一时刻。

终于转危为安,终于得到最基本的补给,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但是终究干旱荒凉、人烟稀少,发展空间有限,而且四面面临包围,更迫切的是中华民族正面临着日益逼近的日本侵略,中国革命该往何处去?道路怎么走?刻不容缓!

“当时的历史背景,一是民族危机,中华民族面临着日本侵占中国、亡国灭种的空前危机;二是面对危机,全民激发出的如火如荼的救亡运动;三是共产国际召开了七大,确定了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方针,并且被带到了瓦窑堡;四是陕北相对安定的环境,使中央能够在解决自身生产之外去考虑全国问题。”中共党史专家、西安邮电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袁武振说。

1935年12月17日至25日,瓦窑堡田家大院的那孔约3米宽、8米深的窑洞里,两张柴桌拼成会议桌,召开了为期9天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瓦窑堡会议。

事关生存,中央红军从南方来到陕北,走?往哪走?留?怎么留?

瓦窑堡会议明确:党的策略路线,是在发动、团结与组织全中国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主要的敌人,并且提出“关门主义是党内的主要危险”;为了适应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的要求,将“工农共和国”的口号改为“人民共和国”,同时改变不适应抗日要求的部分政策。

根据瓦窑堡会议精神,马上成立了东北军工作委员会、西北军工作委员会、白区工作委员会,展开统战工作。

1988年,瓦窑堡革命旧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任馆长徐宏伟说:“这里还是陕西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博物馆免费开放示范单位、国防大学和延安干部学院教学基地,每年接待游人四五万人。为迎接建党百年,我们从2020年3月开始做了一个中共中央在瓦窑堡的专题片,已近尾声。”

近年来,子长市的面貌也焕然一新。紧扣高质量发展主题,该市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和党的建设全面发展,成绩显著。2020年实现生产总值97.56亿元。贫困村全部退出,剩余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荣获“2020年中国全面小康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子长模式”医改连续6年被陕西省政府授予“全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先进县(市)”称号。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