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库

冉庄印象

时间:2019-08-08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王唯唯

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但冉庄用它的存在告诫着我们,只有牢记历史,才能走向和平,走向未来。

“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千里大平原展开了游击战,村与村户与户地道连成片,侵略者他敢来,打得他魂飞胆也颤,侵略者他敢来,打得他人仰马也翻,全民皆兵,全民参战,把侵略者彻底消灭完。”这是电影《地道战》的主题歌。每当听到或唱起这首歌时,脑海里马上会浮现出老钟叔敲钟报警的英雄形象,想到那棵老槐树和那口大铁钟,想到四通八达的地道,特别是想到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你们各自为战,你们各自为战……不许放空枪!”以及反派人物汤司令的“高,实在是高”和山田的“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之所以能想到这些,是因为儿时的我看此片不下于10次。在“文革”那个特殊时期,全国电影故事片只有“三战一队一个兵”:“三战”是《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一队”是《平原游击队》,“一个兵”是《小兵张嘎》。

到保定,我把第一站就放在冉庄。

首先参观的是“冉庄地道战纪念馆”。纪念馆陈列着大量的实物,非常详实地介绍了冉庄村从惨遭杀戮到奋勇反抗的历程,详述地道战的背景、发展与完善,军民利用地道抗击日寇的英雄壮举历历在目,令人感慨万千。从导游的介绍中了解到,冉庄的地道一般宽约0.7-0.8米,高约1.15米,上距地面2米多,共24条支线,全长达32华里,形成了户户相连,村村相通,上下呼应,能进能退的地道网。张森林是冉庄的第一任村支书,带领村民积极抗战,不幸被捕,宁死不屈英勇就义,牺牲时年仅34岁。端详着他铁骨铮铮的雕像,读着他写的《就义辞》,“鳞伤遍体做徒囚,山河未复志未酬。敌酋逼书归降字,誓将碧血染春秋。人去留得英魂在,唤起民众报国仇。”不由人荡气回肠。每一件实物,每一个故事,都把我带回到那血雨腥风的抗战岁月,冉庄人民浴血奋战的历程历历在目。

迫不及待地按照指示牌的提示进了地道。在昏黄的灯光下,内景清晰可见。地道宽不到一米,一人来高,可容两人并排而行。地道中有指挥部、休息室以及储粮室、厨房等生活设施。沿着路标前行,交叉处的翻板上写着:注意,下面是陷阱。走着走着,有微光从墙上透射过来,凑近一看,街上情形一目了然,这应该是瞭望孔或者射击孔吧。我通过瞭望孔看着外面,想到了在纪念馆里看到的聂荣臻元帅的亲笔题词:“神出鬼没,出奇制胜的地道战,是华北人民保家卫国,开展游击战争,在平原地带战胜顽敌的伟大创举。”

走出地道,来到了冉庄村中。在十字街口,我见到了电影中的经典场景——老槐树和那口用来报警的铁钟。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文字来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我几乎是小跑着来到老槐树下。隔着围栏,我仰视着老槐树和那口大钟,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地就轻唱起来“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在老槐树旁有一位志愿者,我走上前问道,这棵老槐树就是电影里的那棵吗?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志愿者说,这棵老槐树是唐代种植的,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1965年拍摄《地道战》电影时,它尚存暮年的枝叶,电影拍完后,它好像是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最后的使命,枝脱叶落,仅留下干枯的身躯。听完,我想,神奇也好,传奇也罢,作为冉庄地道战遗址的标志性景观,那千年古槐,那铮铮大钟,都在提醒着我们,历史不能忘记!

依依不舍地离开老槐树和大钟,沿着古朴宁静的村道慢慢前行。一路上,到处可见地堡和工事,几乎每个院落都是文物保护单位,沿街的黑漆木门上都贴着一小块门牌,写“冉庄地道战遗址文保字×号”字样。大部分院落都是空的,那斑驳的墙壁、陈旧的石碾、废弃的辘轳、深邃的古井、隐于房根墙角的枪眼工事,以及随处可见的大幅抗日标语,默默诉说着这个普通村庄在那个峥嵘岁月里的战斗传奇。

站在村口,看着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村庄,我想,如果不是有着曾经的充满传奇色彩的抗战历史,冉庄只能算是冀中平原上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庄。但就在这个普通的村庄里,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群众创造出了神出鬼没、举世震惊的地道战。一个小小的村庄,一群普通的百姓,书写了一段英勇不屈的抗战历史。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但冉庄以它的存在告诫着我们,只有牢记历史,才能走向和平,走向未来。

冉庄,向你致敬! 





责任编辑:徐晓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