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乡村旅游

“公司+村集体+家庭农场”发展模式 “股金+租金+薪金+养老金”多元化收入格局

从落后乡村到美丽田园

——浙江安吉鲁家村发展乡村旅游纪实

时间:2019-05-09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谢逸楷

在青青草地上体验野餐的悠闲,在农家土灶头追寻记忆中的美味,在硕果累累的果园中享受采摘的乐趣……今年五一,位于浙江安吉县递铺街道的鲁家村依托“家庭农场”特色业态,推出了篝火晚会、木工DIY、茶艺体验等系列活动,吸引游人如织,村里人气持续“爆棚”。

曾经,鲁家村是个脏乱差的“落后村”,现在,如五一小长假这般的“盛况”已成为常态。推动鲁家村实现这一蜕变的,正是乡村旅游。

美化环境 奠定发展基础

走进鲁家村,村内清澈的河道旁绿树成荫,一座座农家庭院干净整洁,蜿蜒曲折的水泥路通到家家户户门前,白墙黛瓦的楼房、土黄色的围墙相映成景。大片绿色草坪上搭建的帐篷酒店旁,一群玩“嗨”了的年轻人正在合影留念。

但在以前,“脏乱”曾是这个小山村的代名词。全村16.7平方公里范围内没有一个垃圾桶,生活垃圾到处都是,村边的河道上也飘满了垃圾;土坯房和简易厕所随处可见,大片农田山林荒废;进村的只有一条3米宽的小路……2011年,摆在刚上任的鲁家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面前的,就是这样一派“衰败景象”。

时值浙江全省开展美丽乡村建设工程,朱仁斌和村委会班子紧跟省里的步伐,启动了美丽乡村建设。村委会在村里布点垃圾桶和垃圾箱,要求村民定点扔垃圾,还设置了监督员;村里又找来一对开拖拉机的夫妇,以一年7万元的承包价负责每天清运村里的垃圾,要求做到垃圾“日产日清”;村干部带头整治环境,划分区域、互相比评,鼓励村民动手美化环境……如今,鲁家村已蜕变为“开门就是花园、全村都是景区”的中国美丽乡村精品示范村。

创新机制 注入发展动力

“鲁家村没有名人故居、没有古村落、没有风景名胜、没有像样的产业,拿什么发展乡村旅游?”彼时的村干部为鲁家村苦苦思索出路。

一筹莫展之际,国家的一纸文件为鲁家村指明了方向。“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发展家庭农场,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朱仁斌说,通过前期资源调查发现,鲁家村抛荒的近万亩低丘缓坡正好可以开发成家庭农场。于是,村里以“旅游+产业”的形式打造“田园鲁家”景区,规划出包含野山茶、竹园等18种业态、以特色家庭农场为核心的乡村景区。

经过多方谋划论证,鲁家村创新推出“公司+村集体+家庭农场”发展模式。村集体统筹土地资源招引农场入驻,由村集体持股的乡土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公共设施并负责具体运营,农场自主建设不偏离总规要求。三者在统一规划后由乡土公司统一经营,统一使用“鲁家村”品牌。

盘活了体制,明确了职责,细化了分工,整合了各方面资源,鲁家村乡村旅游发展的路子越走越宽。2015年,村里建起了30公里绿道和4.5公里的绕村铁轨,观光小火车串联起18个家庭农场,成为鲁家村一道独特的风景。此外,村里还完成了“一湖三中心”建设,即鲁家湖、游客集散中心、文化中心、体育中心的基础建设;实施了“村庄美化、道路硬化、庭院绿化、村组亮化、水源净化”等“五化”工程;建成了村幼儿园、老年活动中心、标准篮球场、门球场、文化舞台等一大批公共基础设施。

2017年7月,以鲁家村为核心区块,辐射周边南北庄村、义士塔村、赤芝村的“田园鲁家”综合体项目成功被财政部、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办公室列入全国首批国家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今年五一前夕,“田园鲁家”景区正式启动规范化运营,据统计,五一小长假期间,鲁家村共接待游客3.9万人次。

带动致富 释放发展效能

鲁家村建设美丽乡村,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不仅改善了生态环境,更为农民打开了广阔的致富空间,形成了“股金+租金+薪金+养老金”的多元化收入格局。“现在,鲁家村村民的收益渠道更加多元,包括土地流转的年租金、景区游客消费的营业收入、在村里就业后的工资收入和股份收入等。”朱仁斌说,股份收入所占比重较大,如今每位鲁家村村民的手里都有一本名为“股权证”的小册子,村民持有的股份已由2014年初的每股375元增长为2018年末的近2.5万元,股权总值达到5168.8万元。

鲁家村干山坞自然村组长庄传安年轻时在外打工,开过出租车,担任过管理人员,2014年返乡养老。如今,他不仅有股金、租金和养老金,还和妻子经营着20多亩的茶山和竹园,每年有10来万元的收入。

“八月炸”农场的女主人姚明月是土生土长的鲁家村人,2014年回乡投资农场,把一片40多亩的荒山荒地建成了一个绿水青山环绕的农场,有可垂钓的鱼塘、可休憩的绿地、可采摘的果园,还有散养的鸡鸭在草地上啄食。“现在,订单多得接不过来。未来,我打算提升农场品位和服务质量,增加家庭式采摘、娱乐等项目。”姚明月说。

类似的致富故事还在鲁家村不断上演。从2011年开始建设美丽乡村、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以来,发展的红利逐渐惠及全村,鲁家村逐步实现了“三农共富”:村集体收入从2011年的不足3万元增至2018年的400余万元,村集体资产从2011年的不足30万元跃升至2.55亿元;传统农业通过农场模式实现了产业提升,18个家庭农场已完成投资4.5亿元;农民人均年收入从1.47万元增至3.88万元,基本实现了全民就业。“农民收入增加了,村民脸上的笑容多了,就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褒奖。”朱仁斌说。





责任编辑:徐晓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