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库

高水平讲解员要成为连接听众和故事的桥梁

时间:2019-02-12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邓昭明

时下,全国红色旅游五好讲解员建设行动正在稳步推进中。江西、湖南、上海和贵州遵义、陕西延安被确定为建设行动试点单位,着力培养“政治思想好、知识储备好、讲解服务好、示范带头好、社会影响好”的红色旅游讲解员。长久以来,我国红色旅游讲解存在着队伍年轻化新手化,讲解词与实际结合不够紧密,讲解吸引力、说服力、引导力不强等问题,制约了红色旅游教育功能的发挥。“五好讲解员”的提出正是为了改变这一局面,将我国红色旅游讲解推向一个更高的水平。

怎样才是高水平的讲解?来看两个案例。在美国的国家公园里,几乎所有的讲解员,包括游客中心的服务人员,全是老年人。笔者在2018年进行了一次环美旅行,其中一站是华盛顿的朝鲜战争纪念园。一位身为讲解志愿者的老年人站在公园中央,手里拿着当年出版的报纸,向我们描述他的亲人奔赴战场的情形,在场听众无不肃然起敬。在国内,笔者也有类似体验。2016年12月,笔者参加了原国家旅游局组织的“重走长征路”首发团活动,在四川会理县的会理会议遗址上,该县党史办主任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向我们动情地讲述那段革命历史。没有讲稿,没有标准的普通话,也没有美妆和正装加身,但听众无不为之动容,受到了精神洗礼。

红色旅游讲解实际上是将传统的政治课堂和历史课堂,搬到了红色主题博物馆和遗迹遗址的现场。如果我们追求的仅是讲解服务在视觉上的赏心悦目,那么高颜值的年轻讲解员自然是首选;但要想学到知识和受到启迪,也许我们会倾向于选择一位成熟老练的讲解员。原因是,知识可以速成,但阅历无法恶补,年纪稍长的讲解员往往知识和阅历兼备。这不禁让笔者思考,所谓的高水平讲解员,到底有没有一致的标准?

我们不妨回到发展红色旅游的“初心”。实际上,不论是红色旅游景区的讲解和展陈,还是景观和建筑设计,目的都只有一个,即讲好中国故事。通过背诵和训练,谁都能讲故事,但并非每个人都能“讲好”故事。旅游界流行一句话,“民宿的吸引力并不在民宿本身,而在于一位有故事的老板娘”。原因是,“老板娘”和这家民宿有着最深刻的连接,这让她成为民宿故事的最佳讲述人。这就解释了上文提到的两个案例。为什么华盛顿的美国爷爷能够讲好朝鲜战争的故事?这是因为他和他的亲人就是这段故事的亲历者,他自己就是“有故事的人”;为什么会理县党史办主任能讲好“会理故事”?这是因为他对这段历史有研究,有感情,有感悟。他的故事讲述得如此娴熟和精彩,以至于我们都忽略了他的口音。而浓重的四川方言,又何尝不是连接着那段历史呢?因此,能否讲好故事的衡量标准是多元且感性的,关键在于故事的讲述者和故事之间是否存有“连接”。

讲解员和故事之间的连接是一方面,一个优秀和成熟的讲解员还要擅于创造他(她)与听众,以及听众与故事之间的连接。还是以美国为例,美国的资深讲解员一般不会急于开场。他们会先和听众闲聊,问询每个人的名字,来自哪里,有什么爱好,然后评论一番,以此迅速拉近和游客之间的距离。在讲解的过程中,他们会加入很多自己的主观评价,而不是复述写好的稿子。在讲到某个与游客相关的事件时,他们会停下来与游客进行探讨,往往能够挖掘出一些非常有趣的信息。例如,笔者在环美途中,在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结识了一位名叫迈克尔的“爷爷”讲解员。他不断地向我们表达他对中国的好感和兴趣,还询问了好几个关于中国的问题。这样的故事讲述,让人感觉故事是生动的,历史是鲜活的,游客也是有参与感的。

讲解员是连接听众和故事的桥梁。要提升讲解的效果,达成“五好讲解员”的建设目标,就要在三者之间创造更多有效的连接。

一方面,要对讲解队伍进行结构性的调整,创造更多的“先天”连接。

要重用老年讲解员。这是因为,在老者的白发、皱纹和声线里,天然就承载着历史的厚重感,他们对历史的感情和情怀,更让他们的讲述有着极强的感染力。近年来,湖南开展了“发挥五老优势,讲解红色旅游”活动,聘请100名老干部、老模范、老教师、老战士、老专家为红色旅游义务讲解员,在重点红色旅游区(点)开展导游讲解工作。

要活用青少年讲解员。要在青少年和革命故事之间建立连接,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让青少年本身成为讲解员,给同龄人示范,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来讲述红色故事。在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江西省于都县有一所长征源小学。这所小学的学生几乎个个会讲长征故事,会唱长征歌曲,长征文化与他们的学习生活紧密相连。因为学校毗邻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长征源小学的学生经常作为志愿者讲解员在纪念馆里提供讲解服务。这种校馆合作模式不仅锻炼了孩子们的能力,也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赞誉。

要稳定专业讲解员队伍。受社会观念、收入水平、管理体制等影响,优秀的年轻讲解员往往将这个岗位视为跳板,导致讲解员队伍长期处于年轻化和新手化的状态。要将讲解员培训系统化和常态化,合理规划年轻讲解员的职业生涯,让他们“进得来,讲得好,留得住”。要给予优秀讲解员获取与其能力相匹配的收入的机会,鼓励和培养优秀的青年讲解员逐步成长为合格的“五好讲解员”。遵义会议纪念馆正在与遵义师范学院探索校企合作定向培养讲解员的模式,并通过体制改革提供了学习平台和晋升机会,让讲解员岗位变得十分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要丰富讲解员培训的内容,培育更多的“后天”连接。

要增强讲解员人际沟通技能的培训,以求在短时间内和游客成为朋友。“脸盲”的讲解员是很难交到朋友的。可以加强记忆力训练,在短时间记忆人名和人脸,还可以学习主要客源地的地理和历史知识,多出门去参观游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增强讲解员与游客的连接。

要进行文学创作方面的培训,鼓励讲解员创作属于自己的讲解词。在井冈山的红色教育培训活动中,“红军后代面对面”这一环节很受欢迎。这种模式摒弃了格式化的宣讲,通过朋友聊天的形式,与学员进行交流,取得了很好的教育效果。在严守政治底线的基础上,要给红色旅游讲解员发挥的空间,将其个人的经历、情感、评价和理解融入讲解词中,创作有温度有生命力的讲解词,以增强讲解员与故事的连接。

要增加旅游心理学培训,基于游客视角进行讲解词和故事讲述手法的创新。“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游客的心里也都有着与红色故事不同的连接点。讲解员要认真研究不同年龄、职业、爱好、政治面貌、旅行经验的游客的心理特征,创作不同版本的讲解词,随机调整讲解的方式和内容来讲好红色故事。例如,在讲解中引入音乐元素,既可以增强讲解的感染力,也可以使音乐爱好者更能产生共鸣,从而接受红色文化。要对讲解内容进行提升、提炼和升华,而不是停留在简单的事实描述,要寻求故事与游客在更高和更深层次上的连接。这是因为,故事背后的精神和内涵是与现实共通且可迁移的。例如,中央红军在长征初期行进的队形是一三军团左右冲锋,八九军团两翼掩护,第五军团殿后压阵,军委总部和中央纵队在中间。这是对史实的描述,也是树牢“四个意识”和践行“两个维护”的生动案例。基于史实的合理提炼和归纳,可以在故事与受众间产生连接,丰富红色教育课程内容,提升讲解效果。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中景田园文旅科技研究院)




责任编辑:王菀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