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库

“红歌新唱”的时代价值和创新路径

时间:2019-10-08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邓昭明

通过创新歌曲表现形式或内容来形成新的红歌作品,有利于促进红色文化传播、丰富红色旅游产品。

“红歌”通常指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领袖、歌颂人民军队、歌颂人民大众的歌曲。红歌中的经典作品令大多数中国人耳熟能详,如《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团结就是力量》《十送红军》等。每首红歌都诉说和见证了不同时代的奋斗故事,记录着人民的情感和心声,寄托着一代代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审美方式和传播逻辑。随着时代的变迁,题材内容更广泛、形式表现更多样、融入元素更全面的创新型红歌正越来越多地涌现,成为讲述中国故事、传播红色文化、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载体。

无论是经典红歌还是创新型红歌,都各自适应了不同的时代需求。经典红歌往往具有较高的艺术审美价值、浓郁的民族风格和记录时代的功能。创新型红歌的时代价值在于,它更加符合新一代年轻人(80后、90后和00后)自小养成的音乐审美习惯。中国年轻一辈在成长的过程中,通过互联网等渠道,方便快捷地接触到通俗、摇滚、布鲁斯等唱法的歌曲,耳熟能详的是周杰伦、梁静茹、TFBoys等流行歌手的音乐。这些音乐的特点是易于模仿和演唱,故事贴近现实,歌词更为“走心”。当这些音乐形式和红色文化结合在一起,就催生出富有时代气息的创新型红歌。这些歌曲令年轻人感觉更为亲切,红色文化传播更为有效。这种形式我们可称其为“红歌新唱”,它指的是通过创新歌曲表现形式或内容来形成新的红歌作品,以传播红色文化、讲述红色故事和弘扬时代精神。

一种是表现形式的创新,即在经典红歌的基础上,启用不同的歌手、采用不同的唱法、搭配不同的音乐元素加以呈现。例如,在2019年央视春晚上,吉克隽逸用自己的独特唱腔演绎的《映山红》,令人耳目一新;又如今年火爆网络的歌曲《我和我的祖国》,清华大学、北师大等高校,以及浙江杭州、广西兴安等地都用“快闪”的方式演绎了这首歌曲,献礼新中国70华诞。其中,“北师大版本”融合了民族、通俗、R&B等多种唱法,用笛子、古筝等民族乐器伴奏,别具一格,在网络上获得了广泛传播和好评。

另一种是歌曲内容的创新,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旧词新曲”,即在经典红色歌词(诗词)的基础上,配上新的旋律以创作新歌曲。例如,毛泽东诗词是红色文化的瑰宝,多首经典的毛泽东诗词,如《沁园春·雪》《七律·长征》《忆秦娥·娄山关》等,都被配上不同的曲调进行传播演唱。第二类是“旧曲新词”,即选用群众喜爱的曲调,配上表现红色文化的歌词。例如,团中央曾推出过一首《TG暖暖的》,被誉为“最萌红歌”,就是在马来西亚流行女歌手梁静茹演唱的歌曲《暖暖》的曲调上改编的。另外,像2019年央视春晚秦岚、TFBoys等一起演唱的《我们都是追梦人》这类反映当代人奋斗风采、充满正能量的“新词新曲”,笔者认为可以算作新时代的新型红歌。

遗憾的是,目前“红歌新唱”还未引起社会和业界的广泛关注,创作仍不成体系,精品较少。为更好地传播红色文化和传承红色基因,需要有更多富有时代气息的创新型红歌出现。首先,鼓励和支持有影响力的音乐人在各大平台上创作和推出优秀的“红歌新唱”作品,如流行歌手胡彦斌曾推出《红歌》专辑,收录了多首经典红歌,加以创新演绎。其次,鼓励电视、网络媒体及高校举办“红歌新唱”比赛。可适当降低参赛标准,吸引广大群众关注,调动起大学生、青少年群体的创作和参与热情,同时严格把关歌曲质量,争取通过比赛推出一系列优秀的创新型红歌作品。最后,将“红歌新唱”的创新形式运用于红色旅游讲解和红色教育培训的课程中,植入艺术元素,使红歌成为丰富讲解和培训课程的重要内容,增强其感染力。

笔者多年来参与过各地多个红色旅游规划的编制工作,深刻认识到“红歌新唱”对于促进红色文化传播、丰富红色旅游产品的独特作用,期待有更多更好更新的红歌涌现,来记录中国人民在新时代的奋斗故事。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责任编辑:李庆禹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