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乡村旅游

厕所革命助力浙江建设美丽乡村

时间:2018-08-09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谢逸楷

厕所不仅是展示地方形象的重要“窗口”,更是民生幸福指数的具体体现,对于农村来说尤为如此。千百年来,人们对于农村落后贫困的刻板印象便是从厕所开始的,似乎农村厕所一直是藏污纳垢、脏乱不堪的地方。

浙江农村发展程度、农民人均收入一直排在全国前列,但最初,这种领先却没有体现在农村厕所上,浙江很多农村的公共厕所设施陈旧、管理落后、卫生差,厕所问题制约着浙江农村的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这项工作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自2015年4月浙江发布《浙江省旅游景区提升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将厕所革命作为突破口以来,厕所革命在浙江大地上方兴未艾,从最初的景区变革逐渐扩大到广大农村地区。

浙江省各级政府积极探索农村公厕建设路径,在政策举措、文化内涵、机制创新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变革,让农村公厕“改头换面”,对彻底治理农村环境卫生状况,改善村民生活条件,提升幸福指数,缩短城乡生活差距具有重要意义。

“脏臭”变“干净”

位于温州洞头区东屏街道的洞头村是个美丽的小渔村。3D彩绘、色彩艳丽的石头房、鲜花、蔚蓝的大海……这些元素结合在一起,将整个村子装扮成一个童话世界。但是这幅美丽的画卷曾因厕所问题而黯淡。

去年12月,几十位村民联名给洞头区区长热线寄出了一封反映信,信中说:“这几年,家乡一直在改变,变得越来越美,唯一没变的是村里的厕所。其中,大操场旁的公厕使用比较频繁,周边村民如厕问题基本上是在这里解决的,但是厕所设施非常简陋,这里女厕只有一个蹲位,方便老人和特殊人群的马桶式坐便器也没有,电灯没有、洗手的水没有、纸巾没有。一到夏天虫子都往外爬,脏乱臭可以想象,平时上个厕所要排队,如遇到村里办红白喜事,女厕所就会排起长队。当前,洞头区正在打造美丽海上花园村,我们迫切希望村里的公厕也能变一变。”

村民的心声必须重视,厕所已经成为洞头村发展的障碍之一。“按照‘生态立区、旅游兴区、海洋强区’战略,街道正结合花园村庄、绿化美化建设,推进‘花园厕所’提升改造。”东屏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洞头村6座公厕有3座已经以“花园厕所”的标准进行改造。公厕的提升改造已列入村级2018年“花园村”的建设计划。“现在随着村里厕所越来越干净整洁,大家的生活环境也更好了,我们村离打造美丽海上花园村的目标也越来越近了。”看着村里厕所一步步在改变,村民老陈难掩喜悦。

像洞头村这样的改变在浙江全省各个农村正不断上演。绍兴市越城区孙端镇在今年5月拉开了厕所革命的大幕,根据无害化卫生公厕的标准,对全镇的旱厕、粪坑等一一拆除和改造,目标是在全镇新建90座公厕,改造公厕31座。

嘉兴市海盐县的农村厕所革命也已全面启动,海盐综合考虑公厕类型、存在问题、服务对象特点和产业发展等因素,确定了“对标”“提升”“补缺”3种改造方式,有针对性地对农村公厕进行改造提升。今年海盐农村公厕改造任务数为177座,至今年年底将全面消除露天公厕、旱厕、棚厕,并建立保洁维护机制,使农村公厕正常发挥作用。

“污点”变“亮点”

每天清晨5时,淳安县临岐镇仰韩村的保洁员鲁荷娜准时来到村道旁的公厕,认真地做起保洁工作。这座公厕墙上描绘着具有临岐特色的中药植物,外围建起小花园,俨然成了村中一景。

临岐镇是浙江省中药材之乡和浙江省山茱萸之乡,以“淳六味”最为有名,即山茱萸、覆盆子、前胡、黄精、重楼、三叶青这六味中药材。悠久的中药材种植和销售历史形成了临岐独特的“淳六味”中药文化。

在推进乡村厕所革命的进程中,临岐镇将“淳六味”主题文化、农耕主题文化、古典水墨主题文化等融入公厕改造,将全镇公厕打造成“干净无味,管理有效,拥有中药名镇特色”的可参观景点。

丽水松阳县将特色文化与农村厕所革命更彻底地结合起来,呈现出了百厕百景皆不同的图景。新兴镇贤溪村积极打造乡村花样公厕,在公厕外围陆续种上桂花、茶花、罗汉松、栀子花、红枫等植物;板桥乡金村打造畲元素公厕,不仅安装了畲字窗,还在厕所屋檐角上设计了凤凰图案;大东坝镇六村公厕融合客家文化,不仅建筑风格独特,还在外墙粉刷了山水画;赤寿乡界首村则将公厕改造成仿古式公厕,古窗、古墙、古瓦……

浙江省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浙江的农村厕所革命从改善人居环境出发,在提高标准、注重细节、树立精品意识等方面下足功夫,着力提升乡村公厕的颜值,令昔日脏乱差的公厕华丽转身成为村中一景。

“低效”变“长效”

俗话说:“新茅坑三日香。”对于农村地区来说,新厕所建起来相对容易,难的是后续的维护和运营。如何让农村公共厕所持续正常地发挥作用,一直是很多地区有关管理部门所考虑的问题。

针对这个问题,常山县率先在浙江省尝试“所长制”。县委书记、常山县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分任农村和城区公厕“总所长”,城区各公厕“所长”由县住建局干部和各街道党工委书记担任,农村各公厕“所长”则由各乡镇党委书记和村两委成员担任。

在组织架构上,全县建立起由县委书记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县财政划拨专项资金重点保障,对开放厕所的部门和企业给予一定补助,严格“所长”督考机制,真正把厕所革命各项工作落实到位,保障“一厕一长”。目前,全县每个公厕都有了“所长”。

在日常工作中,每个所长还要做到“一牌一本,一日一巡,一考一评”。“一牌一本”即所长公示牌和所长制工作日志,公开所长信息;“一日一巡”即落实所长职责,做到每天巡查不少于1次;“一考一评”即建立考核机制,倒逼所长主动作为。

与常山县从行政手段入手对管理制度进行创新不同,金华永康大陈村从市场方向寻求让农村厕所能长效运营的方法。大陈村的“第五空间”公厕是当地名副其实的“明星厕所”,音乐吧、书吧,还有WiFi网络等服务应有尽有,最具特色的是这里首创“以商养厕”的管理模式——通过在厕所摆放自动售卖机、工艺品销售等,来维持公厕日常维护、保洁等所需费用。据了解,每月除了支付公厕日常维护、保洁等所需费用外,还有三四千元的盈利。

“确实建得很好,刚进厕所时,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路。”从上海来大陈村游玩的游客张逸城说,“以前只见过在厕所卖卫生用品的,没想到大陈村的厕所还兼具商店的功能,等人的时候就能买一些手工艺品、食品和旅游纪念品。乍一看,这座厕所像个特色酒店,也像个特色商铺,给人非常独特的体验。”

浙江省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管是从行政还是从市场入手,浙江在创新农村厕所管理机制上进行了积极的尝试,并获得了正面的反馈,这也将为全国其他地方管理、维护、运营农村公厕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责任编辑:实习生徐晓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