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景区

专访深大智能集团CEO汪早荣:旅游目的地“新零售”

时间:2018-05-14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作者:冯颖

旅游市场的成熟和发展,离不开科技的创新和进步。旅游新零售是互联网科技催生下的新事物之一。旅游景区或旅游目的地应该如何正确地拥抱旅游新零售?就此话题,在第三届中国文旅产业巅峰大会暨产业资源链接博览会上,记者采访了深大智能集团CEO汪早荣。

记者:目前,国内的景区或旅游目的地新零售处于一个怎么样的水平?

汪早荣:从行业发展趋势到我们目前全国目的地旅游+互联网的新运营模式,我们把新零售等同于新的供应链加上新的运营,新的运营链里面包括技术,包括人才培养,包括产品创新。为什么这样一个“新”等于前面两个新的之和?因为这是国内旅游目的地的最大痛点。中国景区的发展脉络是从单点的信息化走向全域信息化,最后是三位一体的政府目的地运营到基础信息化全部覆盖,这个过程花了20多年的时间。

1996年,我是中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做了旅游景区门票电子化这个事,在杭州西湖做了一个系统。之后这么多年,我到过全国700多个景区,在各个地方不断的信息化提升合作过程中,经历了一代一代的产品更换、创新、迭代。如果要讲旅游新零售行业整个发展趋势,要从几个维度剖析它。

首先是大的行业的基本面是什么?现在是一个大消费升级的时代,旅游目的地人满为患。但是人们的消费能力得不到体现,因为供给不足,供给不足体现在哪儿呢,就是门票经济的模式,很多地方现在还脱离不了这种模式。国家要去门票化,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这种做法太对了,我认为最好是取消门票。而且随着国家公园的发展,按照美国黄石公园的模式,这种做法是必然趋势。当某一天门票可以赠送给游客的时候,我们的旅游目的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算成功了。因为那个时候供给很丰富了,只要游客到来,门票不必收了,吃、购、游等各种消费都很充分了。这个时候旅游GDP什么10万亿以及15万亿不是问题,我们现在还处于初级阶段。为什么出境游大量爆发,因为中国的供给达不到这个水平。拿阿尔卑斯山整个冰雪季的消费,中国跑过去怕两三万块钱觉得很块钱,很值。中国有吗?中国有。中国有大量的高山滑雪、冰川,带滑雪温泉已经有了,但是整个运营体系没有国外的水准,才会造成了大量中国人跑到国外消费,国内人觉得自己得不到发挥,口袋里面有钱花不掉,这是基本面。

第二,传统旅游到新旅游转型升级遇到了两个最重要的问题:一个是面临的消费者越来越年轻,需求越来越差异化、碎片化,也就是那种说走就走、油门一踩马上出游的,现在比比皆是。面对这样一个消费群体,我们还没有足够信息化的能力,基础能力以及落地的接待能力或者说捕捉到这样一种碎片化消费的行为的平台,目前全国还不普及。全国做了30—40个这样的景区或目的地,花了5年时间。景区、以及由景区所拓展出来的旅游目的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需要创新运用旅游+互联网、+金融的模式迭代,构建目的地的整个一套生态体系,才能够达到国外我们所看到的美好生活体验的感觉。

第三, 我做旅游信息化做了30年,从单一景点售监票系统到完整解决智慧解决方案,到目的地到多业态的旅游集团这个ERP系统的定制化,我们全做了。发现一个问题,所有旅游行业运营端和管理端如果合在一起的话,做成一体化的系统实际上是不合适的,所以我在很多年前就提出,旅游集团信息化应该是独立的一套系统,然后面向运营端要有一套平台LOTS,这两者之间怎么样连接,大数据平台联结在一起,数据融合在一起。这就代表着一个方向,所有的景区都应该朝着这个方向,从数字景区到智慧景区再到人工智能景区,一代一代地迭代下去,目标就是围绕运营,所有人财物的管控,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游客,运营是和游客直接接触的这一面。我今天讲的新零售,其实就是跟游客的接触面,采用一种全新的2C模式,比如说新媒体矩阵也是旅游集团内部运营人员要干的事,而不是委托外面的企业做,像宋城集团就是构建基于这样一个LOTS平台会员体系,然后把会员分成多个层级,最后顶层是粉丝,要形成跟我这个旅游产品要素、这个阶层,经常消费的客人实时互动,随时捕捉他们的需求做一些定制化的服务,这是目前旅游企业走在前面的,国内走在前面的。我们服务了全国40多家集团,其中走在集团的就是宋城,是个上市公司业绩很好,另外准备IPO的,以演化作为模板准备做一个轻资产的上市公司,包括山西汉中的,江苏、南京的,山东三孔。那么宋城输出也是一样,全国已经输出了十多个目的的,像这一类的集团,它的诉求就是我用了一个GGIP这样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旅游集团的LP,集团的资源系统规划系统,再加上本地化在线旅游供应和服务商,这两种模式一叠加,完美解决了旅游集团多模式甚至跨越发展的系统。宋城到澳大利亚的系统也是用的一套系统。信息化能力会决定旅游集团或者一个旅游目的地面向游客端的一种服务能力。一些走在前面的目的地都是扫脸了,不是扫码,黄山就是直接扫脸,游客都没有预订,直接到了黄山,然后扫脸,上山全部都是拍脸,这是趋势。

记者:先支付还是先旅游?

汪早荣:先支付。等于预约了黄山的平台。黄山现在主要精力在做什么,分时预约,因为这种名山大川交通瓶颈是制约发展最严重的。现在黄山提出再造一个新黄山,走出黄山,往整个全域旅游目的地发展,黄山就收购宏村、收购太平湖、收购花山谜窟,构建一山一村一窟一湖的体系,就是我刚刚讲的LOTS的模式。我们最近已经上线这个平台,10年前黄山做过互联网平台叫做途马,现在就淘汰原来的旧模式,新的模式确切地讲更接近于C端和游客之间的一对一的互动,这样才能够捕捉到游客到达目的地之后,对于整个全域资源的融合和互动,比如说我讲到千人千面,为什么今天会提到这个,因为我们做了9年做了一个平台叫做自由宝,这个平台覆盖4600家景区,互联网200个平台对接,从携程、美团、微信、飞猪所有平台下载买北京八达岭的买票都是走的自由宝落地的,自由宝负责跟线下融为一体,O2O实现的。同样的情况,全国100多家5A级景区都是用这种方式,他们所获得的数据,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讲涉及到智能不敢2C,是面向B端和资源端服务,所以我们不能干2C,这些数据干什么用?挖掘提炼出精准的游客画像。比如说我们跟支付宝形成这种数据融合之后,且有80多个维度的数据,比如说您是喜欢在淘宝上买什么,出去住什么酒店,芝麻信用等等对我们都有,我们反哺给旅游景区以及集团,我们要把回驻到这些旅游景区,当这些数据他们都有了之后,全国几十个平台都有了这个数据之后,明确了之后,只要一扫码跳出来的页面,您和另外一个游客是不一样的,是来匹配你的需求,来做产品了。这个就是目前我们全国在做的,全国一盘棋的计划。包括跟巅峰以及华侨城合作,成为华侨城领投也是这个意思,这极大地提升了我们跟80后、90后甚至00后的互动频率,获取他们在目的地的真实消费,进一步提升目的地创新能力,这是循环的提升能力,每一个旅游集团和旅游目的地都需要用技术,培养人才,产品创新,用创新理念迭代产品体系,就是供给,产品体系不断迭代之后,最终提升的是什么,是盈利能力。游客去黄果树旅游住瀑布酒店,有几个房间可以看到瀑布,一个晚上4000块钱,很多游客很喜欢,总共只有4间,游客去订这个门票是全免,所有区间车VIP服务全部到位,这个供不应求。这是属于高端服务的。

每一个地区的旅游资源禀赋都不一样,内容、文化以及活动策划节庆是完全差异化,如何把这个差异化融合起来,变为全年季季有活动,月月都有这样的一个节庆,形成全国旅游目的地一种联盟体现,大家共同发展,共同发展。这是我们具体要做的。为了这个我们开发了一个平台,专门给资源方赋能的。新的供给侧加上新的运营链,构建这样一个新零售。

记者:您对现在的景区景点的打造有没有什么一些建议?

汪早荣:还是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因为资源禀赋不一样,文化底蕴不一样,做产品的创新上肯定不会是一样的,是有差异化的。当然,我是做信息化为主,这几年的运营以及创新也是基于技术的创新,这些方面我们更多侧重于如何用新的技术为产品创新上形成一种升级能力,这是做的比较多,几乎每天都在做。最近我们在大连做了一个平台,一个民企收购了40多家酒店,他想打造为智慧酒店的品牌,然后想跟目的地打通,甚至连曹操租车这个区域都是自己独家经营的,因为做旅游来讲,小交通是第二流量入口,如果酒店和景区加上小交通这小三素打通,信息变为一体化,实时匹配这个产品的时候就完全可以做到自动化,这一块我们是重点在做的。我们甚至自己开发了酒店刷脸入驻和内部酒店的智能可控,就是用物联网的技术来实现整个酒店的智能数据,今后所有数据抓取上来提交这个信息平台,最终上升到行业的旅发委的平台,所以就形成了,同政府行业监管到目的地运营到下面基层信息化的三维一体的服务,全国已经覆盖了20多个。





责任编辑:何宁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