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外交

中外志愿者旅游比较

时间:2018-12-21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王佳妮 郑晓慧 陈为海 王文英 宋薇 朱璇

志愿者旅游(volunteertourism)作为新兴的替代旅游形式,已经成为当前旅游发展和研究的前沿问题。本文通过追溯志愿者旅游的源起,梳理国内外志愿者旅游的概念、发展概况以及发展趋势,对国内和国外志愿者旅游的动机、组织模式以及对旅游者个人的影响进行了对比,并借鉴国外志愿者旅游的经验,对促进国内志愿者旅游的发展提出具体的建议。

现代志愿者旅游的发展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期,并于90年代初期迅速发展,成为西方发达国家中发展势头强劲的新兴旅游形式。

现代国外志愿者旅游的萌芽最早出现在20世纪早期,是伴随着类似于“美国和平队”等组织的构成而出现的。还有一些旅游公司实施帮助青年到不同地区参与志愿者活动的项目,如发展援助、医疗救助。目前志愿者旅游项目组织开展较好的国家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而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大多属于发达国家志愿者项目的目的地。国外志愿者旅游活动的组织性较强,主题大多与生态与自然环境的保护相关。

近年来,我国的志愿者旅游活动也悄然兴起。一方面,非营利组织逐渐发展,很多组织开展志愿者项目时出现了旅游活动,其组织者主要是国内外的非营利组织以及高校社团,代表性项目如“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它是由民间发起的公益活动,倡导旅游者在出行时多背一公斤的书籍和文具,带给沿途的贫困学校和孩子,并强调通过旅游者与孩子们面对面的交流,传播知识和能力,最后通过网站将活动的信息和经验分享出来,让学校和孩子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帮助,也让更多的旅游者收益。与“多背一公斤”同时期,也出现了不少政府组织的专项志愿者旅游活动,如“茶马古道,走进西藏”国际公益助学步行筹款活动。另一方面,随着奥运会、世博会等大型活动的举办开展,国内城市志愿者服务也得到快速发展。

中外志愿者旅游的差异

(一)志愿者旅游的概念

悉尼科技大学教授Wearing在《志愿者旅游:与众不同的体验》一书中提道:志愿者旅游通常是指旅游者出于多种原因,在有组织的方式下自愿利用假期时间援助目的地社会中的某些群体或者帮助他们减轻贫困、恢复自然环境、进行社会或环境调查。查尔斯顿大学助理教授DanielGuttentag在此基础上指出,在旅行过程中参与志愿活动的旅游者就可以被视为志愿旅游者,而志愿者活动是否是其旅行的唯一目的并不重要。但是如果志愿者活动超过1年,则不属于志愿者旅游。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和州立大学酒店和旅游管理助理教授Mcgehee认为志愿者旅游是离开自己的惯常活动地,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和收入去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这一新型的旅游形式能够体现一定的可持续性、教育性和负责任性。

在国内,volunteertourism被翻译成多种术语表述,如“公益旅游”“义工旅行”“志工旅行”“志愿者旅游”等。我国台湾学者江明修认为公益旅行将公益服务与旅行相结合,旅游者除了参与旅行中的休闲活动之外,还会与当地社会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互动,旅游者这一过程中获得了心灵上的满足以及自我的成长。

有关志愿者旅游的一些国际互联网机构也对志愿者旅游的概念进行了界定。美国志愿者旅游网(Voluntourism.org)的创始人DavidClemmons认为志愿者旅游是在目的地将志愿服务与涉及艺术、文化、地理、历史、娱乐等内容的传统旅游要素有机整合在一起的体验。环球志愿者网站(Globalvolunteer.com)认为公益旅游是从传统的冒险旅游和文化旅游中分离出来的一种旅游形式,其目的在于服务,进而亲自了解目的地文化。它不是简单的替代性旅游,而是一个可以利用技能为他人、为社会服务的机会。Ideast网站则是在其定义中强调了志愿者旅游的慈善动机和无偿性。

综合上述,志愿者旅游是旅游形式的一种,因为志愿者旅游具有旅游活动的基本特性——异地性和短暂性。一般来说,国内志愿者旅游的旅行时间在半年以内,在国外的志愿者旅游不超过一年。除了具有旅游活动的基本特性,志愿者旅游还具有非营利性的特点,即旅游者参与志愿者旅游是为了帮助别人,不是为了获得报酬。这也是志愿活动的基本特性之一。此外,志愿者旅游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具有利他性。旅游者旅游过程中,通过参与志愿服务,能够给目标人群带来实在的帮助和福利。志愿者旅游不仅对目的地居民有益,对于参与其中的旅游者来说,也能够提高和发展自我。

根据国内外不同学者对于志愿者旅游概念的界定可以看出,国外学者更加强调志愿者旅游给目的地带来的社会经济效益,比如发展经济、保护环境、加强教育等。国内学者对志愿者旅游的定义更加侧重于旅游活动的志愿性,认为志愿者旅游是无偿的、非营利性的、不计报酬的。国内学者在志愿者旅游的概念中还提到志愿者旅游对旅游者的影响,比如志愿者旅游给旅游者带来精神的满足和自我的成长。

志愿者旅游作为新兴的替代旅游形式,已经成为当前旅游发展和研究的前沿问题。国外志愿者旅游的研究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初,并在21世纪初对志愿者旅游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其标志是Wearing在2001年出版的志愿者旅游研究专著《志愿者旅游:与众不同的体验》,引起了学术界的巨大反响。自此以后,志愿者旅游的研究范围逐渐扩大,内容不断深化,涌现出较多成果。国外志愿者旅游研究在经历了起步阶段、理性探索阶段后,现处于研究拓展阶段,其研究热点呈现出由单纯的动机和影响研究向主客关系、推动机制、项目效果评估等多角度复合研究转变的趋势。而我国的相关研究暂处于起步阶段,未引起学界和业界的足够重视,已有的研究主要是针对志愿者旅游的旅游动机、服务体系、产品开发及基本概念等方面的探讨。

(二)志愿者旅游者的动机

志愿者旅游者的重要动机之一为利他性,即参与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帮助他人,尽自己的义务,但利他性只是短期动机,而长期动机则是求知和自我发展,体现出志愿者旅游的利己性一面。

国外志愿者旅游的动机呈现出复杂性和多样性的特点,志愿者旅游的动机受到较多因素的影响,如社会文化、实践技能、交流文化等。不同志愿者旅游者的类型具有不同的动机。度假旅游者主要是出于满足感、自我实现及和平等因素参与志愿者旅游活动;环境保护型志愿者旅游者,其动机更多来源于可以获得更多保护环境的机会;而社交型志愿者旅游者的主要动机在于希望可以接触到其他志愿者旅游者。国内学生在志愿者旅游中的个人发展主要体现是“社会交往质量的提高和自我意识的增强”“能力的提升”“世界观的改变”和“技能的提高”这四个方面。可以看出,志愿者旅游的利他主义动机和利己主义动机,都成为了推动志愿者旅游的重要因素,但国内外的志愿者旅游者在这两者上的表现有所不同。

大部分国内志愿者旅游者在其撰写的游记中,体现出其参与志愿旅游的动机更侧重于对自我的发展与对旅游目的地的期望。对比之下,大部分国外志愿者旅游者则更重视志愿者的服务体验以及对目的地社区的贡献。国外志愿者旅游者普遍会将服务他人优先于满足个人需求,他们在志愿者服务的过程中呈现出更多的主动性和热情,更多地体现其志工服务的动机,值得中国志愿者旅游者们学习。

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志愿者旅游者,其出游的最深层的动机都是为了寻求公益活动体验,通过参与旅游目的地的公益事业,获得他人的尊重,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是自我实现的需要,属于更高精神层面的动机。

(三)志愿者旅游的组织模式

志愿者旅游通常会比传统大众旅游者停留时间长,因此,志愿者旅游组织作为志愿旅游者与目的地社区间的联系纽带,在志愿者旅游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志愿者旅游组织是指负责策划、组织志愿者旅游的单位或机构。早期的志愿者旅游多是由非营利组织或机构提供和组织的,志愿者旅游植根于志愿服务当中。因此最初的志愿者旅游组织者大多是教堂、大型机构、政府或国际救援项目组织者等。随后,随着人们志愿服务和旅游需求的增强,越来越多的非营利组织、营利组织等加入到此行列中来。因此,国外的志愿者旅游组织,例如教堂、政府或救援项目等都是非营利性的组织,其主要目的侧重于对目的地的帮助,包括提供社区福利、协助当地环境保护、担任教育者以及协助基础设施建设等。

而国内的公益旅游组织较为单一,通常是各种旅游机构组织,其活动主要以营利目的为主。例如某旅行社推出的国际义工旅行的2018年马尔代夫国际义工旅行项目的费用为一周4990元,两周8980元。项目费用不包含签证费和往返机票费,其费用高出市场同一目的地的旅游团报价。另外,尽管国际上的志愿者旅游大多是以组织的形式进行,然而在中国,大多数青年参加的志愿者旅游并非为机构所组织,而是以个体的“打工换宿”的方式,为旅游而“志愿”。尽管这一类旅游并不符合国际上“志愿者旅游”的定义,然而在中国,这一自称为“志愿者旅游”或“义工旅行”的旅游方式普遍受到青年旅游者的追捧。

国内外志愿者旅游组织模式不同的原因首先是认知差异。国外部分国家和地区经济基础和物质保障较好,民众利他性意愿较强,同时由于文化背景,更倡导发挥对陌生人的关怀和救助。其次,国外在一些缺乏政府资源的地方,社会企业和慈善机构做到了补充。此外,国外的旅游业相比于中国,起步更早,目的地类型更加广泛,因此,其志愿者旅游的发展条件较为优越。

(四)志愿者旅游对个人的影响

志愿者旅游既属于道德旅游,也是可持续旅游、生态旅游的一种类型。志愿者旅游为旅游者创造了反思和自我审视的机会。在国外,各中小学、高校和社会对志愿者服务的积极倡导已形成传统,“志愿活动”早已成为学校正式教育和社会非正式教育的一部分,因此,“志愿”的理念早已植入青年人的观念体系之中。

在中国,对公益服务的宣传和倡导也正兴起,出于对社会的责任感,中国青年人更加愿意踏入社会,为他人服务。志愿者服务作为志愿者旅游活动中占比最大的一部分,能够带动旅游者自身能力和素质的提高、产生新的世界和价值观、改变学习态度并帮助未来职业长远发展、对未来的旅游活动决策产生积极影响。

志愿者在旅游过程中构建了自己“暂时”的社会网络,包括志愿者旅游同伴、志愿者的服务对象、当地居民和普通游客在内的社会网络。社会网络的建构促进了志愿者旅游者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和反思。

此外,国外家长的思想更为开放,他们支持并鼓励自己的孩子们通过远行和公益服务历练自己。对比之下,中国的青年们通过志愿者旅游主动改变着自我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甚至进行“文化反哺”,影响自己的长辈一代,尝试改变中国较为保守的家长一代。由此可见,志愿者旅游的参与不仅能对个人施加影响,也可能引发社会思想改变的风潮。

国外的志愿者旅游起步较早,志愿者旅游已成规模且组织性强,因此,国外对志愿者旅游的研究相对成熟,范围广泛。而志愿者旅游这一形式在中国刚刚起步,其相应的研究也较少。国内志愿者旅游的组织形式较为零散,以“打工换宿”的形式占主流,但由于这一部分并不符合国际上志愿者旅游的通用定义,因此去除这一部分,国内志愿者旅游的规模实际较小。

国内外志愿者旅游的异同主要为:1.中外志愿者旅游者都具备利他性和利己性的特征,其最深层的动机虽然都是为了自我的发展,但国外志愿者的利他性动机更强于国内志愿者,更具服务精神。

2.国外志愿者旅游组织形式多样,且多为非营利性组织;而国内志愿者旅游参与形式较为单一,且偏向商业化发展。

3.中外志愿者旅游者都具有提高旅游者自身成就感和改变价值观的作用。国外志愿者主要从“志愿”过程中获得愉悦,国内志愿者更多从“旅游”过程中获得愉悦。国外旅游者参与志愿者旅游主要受社会传统和宗教观念影响;国内志愿者旅游者则能发挥“文化反哺”作用,带动年长一辈的思想开放。

对我国发展志愿者旅游的建议

1.政府积极引导,把握市场机遇首先,相关旅游机构可以发挥作用进行有效引导,尽可能多地为大众提供志愿者旅游机会。在我国,目前有众多的志愿者旅游的潜在机会,如旅游扶贫、旅游景区志愿者及节事会议志愿者等,结合具体的活动与项目,可以逐步扩大参与志愿者旅游的人数。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由卧龙自然保护区与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合作建立。2000年,4panda网站就开始推介大熊猫志愿者活动项目,在2010年前,大熊猫志愿者项目的主要参与者是外国人,到2013年后,中国国内志愿者开始逐渐增多。类似的旅游景区或保护地可以开展诸如此类的吸引国内外青年前来参与的志愿者活动,既能为景区做宣传,向志愿者们传递保护意识,又能为景区节省一部分人力成本。

政府应当积极推动完善志愿者组织平台,积极推动非营利性组织的发展并加强对营利性旅游供应商的监管。

我国最先出现的志愿者旅游是由非营利性组织运营的,这种模式是国外志愿者旅游的启蒙和主流组织形式。因此,积极推动非营利性组织的发展对志愿者旅游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国外的非营利性机构起步较早,如印度的特蕾莎修女之家、美国的STC海归保护协会分别创立于1950年和1956年。在我国,2005年成立的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简称麦田计划),是最为成功的非营利组织之一,组织了全国多地的志愿者团队改善贫困地区的儿童教育。其每年的财务报告会通过麦田网站和微信公众号公示,供社会人士查看。因此,可以看到,无论是政府组织,还是非政府组织,无论成立早晚,只要秉承着真正的服务和奉献的精神,就能促进志愿者旅游良好的发展。

此外,一些营利性旅游供应商也在经营志愿者旅游项目产品。政府应加强对这些旅游供应商的监管,通过制定实施相关政策法规条例,督促其合理定价,提供优质的志愿者旅游项目,规范志愿者旅游市场,保护志愿旅游者和被服务对象的权益。近几年较为流行的国际义工旅游在备受追捧的同时,也遭到一些亲历者的埋怨。比如在价格上,尽管参加该类活动确实需要参与者承担一定的费用,许多国际义工旅行组织的经营机构收取的项目费高昂到不合理。国内有些平台,将其他机构的项目直接原版复制挂名到自家名下,再将自己的项目二次挂靠,三次挂靠给其他义工平台,这是项目报名费越来越高的主要原因之一。这正说明了我国义工旅行市场的管理混乱。甚至还有许多机构自标榜为非营利组织,声称结束行程后会颁发国际义工证书。然而,该证书是需要受到国际正规组织和政府的认可的。政府应该加强监督这一类志愿者旅游经营机构,控制其价格,证明其颁发证书的合法性。

不合理和混乱的志愿者旅游市场不仅降低青年志愿者旅游的体验感,不能得到真正想要感悟的人生经验,还会让原本有服务意愿的有志青年退缩。国际义工旅行的本质不能脱离“公益”。

2.共建交流平台,推动公益发展

志愿者旅游的组织者主要有政府部门、非营利性组织、营利性旅游供应商(如旅行社)以及高校类社团。志愿者旅游的发展需要各个组织者的配合协作,应促进组织与组织、组织和青年旅游者之间的相互交流。

大众社团及兴趣小组类团体组织可以成立交流小组或互助小组,提高组织内成员的积极性,并和非营利性组织建立联系,开展形式多样的有意义的志愿者旅游活动,同时加大对外宣传,吸引更多有服务精神的青年了解并参与该项旅游形式;高校间可以成立志愿者旅游联盟,通过高校间资源和信息共享,一起开展志愿者旅游活动。如中国大学生公益联盟(简称CSA),通过线上虚拟社区的组织策划和宣传,发布大学生公益活动信息,号召大学生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促进大学生公益社团间的交流。类似的还有中国大学生支教联盟(简称CUAA),从2011年创立至今,组织了百余所大学的支教团体共同参与支教联盟的活动;社会团体以社交网络为主要聚集平台,如豆瓣,成立有义工旅行、间隔年类似主题的豆瓣小组。在这些论坛内,活动组织者发布招募信息,活动者参与者分享参与感受,但目前其主要以分散的国内打工换宿招募帖为主,可选择类型较为单一;国内的志愿者旅游交流小组可以积极与美国和平志愿者协会(USAvolunteersforPeace)、尼泊尔志愿者协会(Ne-palVolunteersCouncil)等这类国际非营利性社会福利组织进行直接的联系和合作,组织交流活动,促进国内志愿者旅游国际化的发展。

旅游经营者应当树立为公益而发展志愿者旅游的意识,开展以志愿服务和社会公益为目的的旅游活动,为更多的有志青年提供更多参加志愿者旅游的平台,进一步扩大志愿者旅游的影响力。例如目前国内知名度较高的几个国际义工旅行网站可以牵头建立一个综合性的国际义工交流平台,通过提供线上交流平台和举办线下见面交流活动,给志愿者提供交流平台的同时激发潜在志愿者的行动意识,也能促进志愿者旅游项目的宣传和推广。并且,在志愿者旅游的服务过程中,支持并鼓励志愿旅游者多思考,多反思。类似的交流见面会不仅可以在行前组织,在每次活动结束后,还可以组织体验者分享心得和感受,将正能量传播给更多有意愿或正热忱投身于志愿的青年者们。在反思和实践结合中,深化他们的志愿旅游的体验,以此提高志愿旅游者的同理心、自身的素质和能力,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3.注重社会教育,弘扬服务精神志愿者旅游的活动内容类型丰富,包括对生态与自然环境的保护,也包括帮助目的地社区扶贫脱困。吸引大众参加志愿者旅游活动需要思想引导,而思想的引导不仅与家庭教育有关,也受社会教育的影响。来自家庭、学校和社会氛围的影响是引导青年踏出社会服务社会的关键引导因素。

从个人角度,要提高青年的思想认识,认清当下现实存在的事物和矛盾,通过对比参照寻找自身的社会定位,进而以自己个人的行为来参与并完成社会需要。应该让青年们意识到,志愿者旅游不仅服务于他人,也提升自我。从家庭角度,家长该在子女幼时起即在教育环境和教育理念中灌输助人为乐精神,培养孩子的社会责任意识,鼓励孩子先从普通的志愿者做起,待到了适当的年龄,放手支持孩子到异地体验志愿者旅游。从社会层面,应倡导公益旅游事业,包括政府的支持和社会人士的关注,为青年人参与志愿者旅游提供更多参与的机会和更安全更系统的保障机制。

在美国,“义工文化”深入人心。针对年龄小的学生们,以在社区内送报纸、为邻居修剪草坪等社区服务和家务劳动为主。除了社区和家庭,美国的医院、养老院等各类社会福利技工也提供给各个年龄阶层的孩子和青年各类志愿者工作的选择。美国的高中实行“学生社会实践服务”制度,学生必须至少做45小时的志愿工作才能高中毕业。而美国大学的招生录取中也十分看重公益活动的参与和社会活动的经历。除此之外,学生的父母以身作则,会在教室内进行义工服务。美国的学校内,家长委员会帮助共同运作学校,在学生教育中起到重要作用。

志愿者工作的形式多种多样,服务时间的硬性要求也不是拘泥于数字,而是为了培养当代学生的服务精神,从制度变成自发的意识。越来越多青年人对志愿者旅游的参与也能带动引领更多的青年者投身其中,促成良性循环。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旅游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王菀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