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行社

让博物馆类研学课程“活”起来

时间:2018-10-30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赵垒

被访者:安徽万达环球国际旅行社 行知学堂教育中心副总经理李梅

采访者:本报记者赵垒

  博物馆记录了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与城市气质,更折射着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近两年,随着研学旅行的兴起,博物馆类研学课程作为其中的一个细分市场,在旅行社研学课程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那么,在设计博物馆类研学课程时应该遵循哪些原则?如何在分析受众需求的基础上,不断完善这一类研学课程?围绕上述话题,近日,记者采访了安徽万达环球国际旅行社行知学堂教育中心副总经理李梅。

  “目前,行知学堂设计的博物馆类研学课程在整个合肥地区占比约为40%。”李梅说,当下在合肥,博物馆类研学课程基本以两种形式出现:综合性主题的研学课程中,博物馆课程是其中的一门课;专题类课程中,涉及文化类、历史类、非遗类的课程,会加入博物馆课程。完全以博物馆作为研学旅行目标的,数量很少,且对学校、学生的要求比较高。

  “博物馆教育是教科书教育的补充与延伸,折射出一个国度、一个地域、一个城市的精神文化厚度。目前,安徽大多数学校和学生家长对于博物馆的理解,依然是通过讲解员讲解的方式将历史文化传递给孩子。但是,这并不是学生们的需求。对于他们而言,研学旅行首先应该走出校园、走出课堂,收获一些有趣的、能够启发到他们的知识。太过沉闷的博物馆参观或是课程学习,学生们会排斥,参与感不是很强,学习效果自然不会很好。所以,在设计博物馆课程的时候,应该尽可能地通过研学形式的改变,让学生们参与进来,设计一些互动、探究、体验感强的深度课程,让博物馆变得活起来、好玩起来。”

  于是,今年年初,行知学堂推出了“源泉读历史非遗我传承——安徽源泉博物馆、蜀峰湾研学之旅”,“上半年的市场反馈超出我们的预期。”李梅说,源泉徽文化民俗博物馆是安徽一家很受欢迎的民办博物馆,拥有徽文化文物藏品近6万件,是以收藏为特色的地域性博物馆。如何让这样一家厚重的博物馆好玩起来,“我们也走过不少弯路。最初,我们也是带着学生们参观游览、听听讲解,但是只有少数学生能够非常认真地听,喧哗打闹的大有人在。分析原因,我们认为这部分打闹的学生缺少对博物馆、对历史文化应有的尊重。那么,能不能在进入博物馆之前设计一项活动,让学生们意识到应该怀着

  敬畏之心、学习之心进入博物馆呢?再后来,回访的时候,参观过的学生给我们提出建议,希望能让博物馆之旅更好玩,能动手、能参与。考虑到源泉博物馆有丰富的年画展品,经过多次沟通,博物馆开发了年画拓印课程,以小组方式体验,每个孩子独立完成一幅作品,还可以带回家和父母分享他们的成果。”在不断完善之后,源泉博物馆、蜀峰湾研学之旅拥有了3大体验项目:“朔望礼”,后人向先圣致敬的一种仪式,通过仪式感,让圣人之道永远留在学生心中;“非遗年画带回家”,通过拓印课程,不仅可以了解年画上图案的寓意,还可以体验作为中国木版年画鼻祖的河南朱仙镇年画;“非遗我传承”,学生们以小组形式完成6个传统竞技项目,才能获得制作风筝的物资,集思广益做出具有小组特色的风筝,感受非遗文化传承的不易。

  李梅说,在长期实践中,行知学堂总结出了一套设计博物馆类研学课程应该遵循的原则。“第一,本土化原则:博物馆反映的是当地的历史文化与民俗,设计时一定要尽可能地本土化,让学生们感受当地特色。现在,很多博物馆课程中都有体验拓印、扎染等手工活动的环节,将他们一股脑地塞进博物馆课程,没有考虑当地特色,缺乏差异性。第二,仪式感原则:博物馆是一个地区历史与文化的积淀,是值得敬仰的地方。设计博物馆课程时,必须要向学生们灌输这种认识,让他们意识到只有尊重历史、尊重文化、尊重知识,才能学有所获。第三,代入感原则:从历史中找到对于当下的启示,是需要在设计博

  物馆课程时考虑到的。第四,体验感原则:如何提升孩子们对于博物馆的兴趣、提升他们的参与度,是每一个课程研发者需要思考的问题。在这方面,行知学堂做了很多尝试与创新,比如参观徽州建筑博物馆时,为了让学生们了解中国古代建筑的斗拱结构,我们会让他们动手拼接一个建筑模型;参观安徽博物馆商周青铜展区时,为了揭开古老青铜文印的神秘面纱,我们会让学生DIY一份青铜作品,了解青铜背后的礼乐制度、社会民俗和生活习惯。总之,博物馆内容是静态的,但博物馆类研学课程必须是鲜活的。”





责任编辑:徐晓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