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外交

尼罗河上的日落

时间:2018-10-12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林文祥

埃及古老得令人生畏。在这里,时间用朝代来衡量;路程以落日来判断。所以,一旦踏上埃及的土地,就不要心急,放慢脚步,细细品味,让自己迷失在千古未解的像谜一样的古老建筑群中,让心灵在倒流的时光里放松和飘荡。

日落时分。

尼罗河畔,一艘三桅小帆船在那里等我。埃及人说:尼罗河是“众水汇集之处”,“幸福之母”。我不知道它到底是古埃及法老巡游大地留下的痕迹,还是如传说般源自神界之水,只知道,此刻我已跳上小帆船,在这条世界上最长且历史悠久的河流中开始一段人生之旅。

“我们开船吗?”

雨前灰白的天光下,艄公哈尔默德微微佝偻了腰,探头进船篷里问我。

“开船吧,会遇上大雨吗?”我有些疑问地看看船顶迅速堆积的乌云,心头掠过一丝忐忑。

“有大雨的”,哈尔默德在船桨上掐灭了烟头。

“雨会下一夜”,他矜持微笑着,挥了一下大手。

开船不久,随着一道巨大的闪电,我看到船后天边的阿斯旺大坝。白天时,我去过那里。大坝气势磅礴,它形成的纳赛尔水库是世界第二大人工湖,风光秀丽,每天有众多游客前来观光。埃及人引以为豪的现代建筑工程,不仅有苏伊士运河,还有这阿斯旺大坝。大坝周边古迹星罗棋布:有在山岩中雕琢而成,最富想象力的拉美西斯二世神庙;有修建在尼罗河中菲莱小岛上的奇特宏伟的菲莱神庙;有沿尼罗河畔而建的世界上最大的未完成的古方尖碑。站在大坝上,面对现代文明与古老遗迹并存,令人思绪纷飞。

深夜,暴雨如注。黑沉沉的河面上,溅起密集的水花。暴雨敲打着船舱的棚顶,好似铿锵优美的打击乐。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句歌词:我在尼罗河上,这是历史的长河,穿行在时光的隧道。

晨光中,走出船舱,即刻被尼罗河左岸撒哈拉大沙漠的景象吸引。举目望去,无边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风呜咽地吹过。天是高的,地是沉厚、荒凉而安静的。正值日出时刻,朝霞将沙漠染成鲜红的血色,惊艳壮美;太阳渐渐爬高,它也随之换着颜色,从血红到粉红,逐渐到橙红,又到金黄。近乎盛夏的气候,气温上升很快,在炎炎烈日下,大地转化为一片诗意的苍茫。

见过它,你永远不会忘记,空旷、奇特而孤独。这场大自然无声的演出,被震撼,同时也获得启示:撒哈拉大沙漠是个真正无关风月的地方,一切尘世中的浮躁骚动,在它无边无际的风沙面前,都无奈地净化成一个最纯粹的信念——生存是硬道理!抛弃那些不必要的烦恼,扔掉那些多余的负重,你可以满怀激情想象,但是,必须脚踏实地的生活。

尼罗河开始由北向东转弯,两岸出现了开阔浩瀚的沙漠绿洲,没错,卢克索到了。“没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这座文物之城,满目都是玫瑰金色,这是它的主色调,是它在3500年前营造的色彩和气氛,今天依然如故。每一块巨石,每一座雕塑,每一寸土地仍保持着难得的古朴。

卢克索和其他城市确实不同。它的历史,或者说“岁月的沉重感”,每时每刻都不离开你,像磁力一样萦绕在你的心头。在帝王谷,那是古埃及十八王朝至二十五王朝期间的法老和王后的栖息地,不论晴天或阴天,地面上都轻雾漂浮,弥漫着神秘深沉的气息。在尼罗河两岸和帝王谷之间的原野上,两座用巨石雕刻的曼农神像平地拔起,在高大壮美中,彰显出上、下古埃及统一的雄风。月色中,卢克索神庙似浮动在棕榈树顶的一艘大船,卡尔纳克神庙像屹立在大地上的一座雄伟的古城,双双载满了埃及千年的历史与沧桑。但有时,当你在山坡上俯瞰全城的时候,会觉得这地方给你施了神奇的魔法,这魔法既有紧张,又有宁静;既有过去,又有现在;既有短暂,又有永恒。

当开罗塔和爱资哈尔清真寺的双尖塔的优雅的弧线从天际出现,我知道,即将迎接我的,就是当年一位著名学者说的,已成为“宇宙中心”的地方——开罗。开罗横跨尼罗河,东西方色彩兼备,风貌壮观。旧城内王宫、城堡、清真寺尖塔林立,号称“千塔之城”。《一千零一夜》是这样形容开罗的:“未见过开罗的人,等于未见过世界,因为她是世界的母亲。”

也许那时的开罗比现在美好得多,走在街上我总会这么想。路过一条窄巷,忽见眼前情景有异,有诸多本地面孔坐于巷子两边交谈,传统着装的服务生端着托盘送出各种饮品,最多的是举着相机拍照的游客。好容易找到屋角的空位坐下,确认这是家咖啡馆,但依然不知为何这么吸引人。打量屋里的环境,好像很有些年头,墙壁上饰有大量展现埃及历史文化的浮雕和绘画,虽然陈旧,但在微弱迷蒙的玻璃灯光下,与人们的各种表情却也协调。我叫了咖啡,与对面的老者交谈,才知道这咖啡馆有200多年历史,是埃及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马哈福兹的最爱,其获奖作品《埃及三部曲》中不少篇章都在此写就。人们一边交谈,一边可以听到外面大街小巷传来的悠扬的琴声和深情的歌唱。这些热爱民族文化的人们,每天伴着世界上最丰厚的遗产而居,不露半点骄横之态,活的淡定闲适。活脱脱应了那句话:活在当下,乐在此时。

咖啡馆的对面不远就是埃及国家博物馆。几乎没人能抗拒它的魅力。这里收集了古埃及从史前时期至希腊、罗马时期的文物30余万件。走进这里,古老文明的精髓一览无遗。那些从小熟知憧憬的东西,触手可及,不能说不兴奋,让我多少体会到当年“宇宙中心”的感觉。

太阳从远处的尼罗河落下。

夜深时,喧闹的城市安静下来。人们已经入睡。仰望吉萨金字塔群和狮身人面像,随着月亮的慢慢升起,全身披上了银白的轻纱,冷漠中带着君临天下的傲气,清净中携着淡泊宁静的典雅。人类畏惧时间,而时间畏惧金字塔。尽管历经四千多年的风风雨雨,它依然坚若磐石,雄风不减。它的建筑之谜吸引了全球各地的游客不远万里前来猎奇。在它面前,人们或低回神往,或欢呼跳跃,或拍照留影。不同的人来了,发出不同的感慨,唯有金字塔沉默不语。而艄公哈尔默德在我身侧用阿拉伯语低声念诵着《心经》中“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经文。一只飞鸟从胡夫大金字塔的一侧展开翅膀,在无风的夜里静止,在飞与不飞之间,极短暂的刹那,我心恍然入静,入定……





责任编辑:王菀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