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库

聚焦现实创新理论 推动区域旅游发展

时间:2018-01-05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马波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强调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要求“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加快缩小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的差距。党的十九大报告为区域旅游发展提供了广阔天地和前进方向。

  从区域科学的维度出发,当下旅游大发展的实践,有一些重大问题迫切需要理论回应。

  一是要研究区域旅游分工合作问题。尽管早在上个世纪末区域旅游合作就已提出,并且诸多“无障碍旅游区”以政府间的战略倡议或政策文件形式面世,但迄今为止,部分地区之间的旅游关系依旧带有各自为政、竞争为主的特征,甚至同一个地级市下相邻的县域之间、同一个风景资源区内不同政区之间,旅游发展还是自成一体,合作的藩篱未能打破,重复建设屡见不鲜,区域红利无从谈起。必须指出,县域旅游发展也要服从空间经济规律的约束,省、市范围内的全域旅游实践更需遵循区域红利最大化的法则,而诸如泛珠三角旅游区、长江旅游带等省际旅游合作体的建设,澜沧江、图们江等国际旅游合作体的建构,甚至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旅游合作关系的逐步打造,无疑都要从区域科学的一般理论中寻求智慧。因此,区域旅游理论工作者必须对地区旅游分工的依据和机理、区域旅游合作的机制和路径等重大问题展开深入研究,以便为广泛的实践活动提供足够的思想宝库。

  二是要协调城乡旅游关系问题。由于长期实行“城市偏向”发展战略,我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十分明显,城乡之间在居民收入、基础设施、教育、卫生、文化等方面均有显著差异。党中央早已认识到乡村发展的严峻性和迫切性,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要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指出:“根本解决城乡二元结构、城乡发展差距等问题,必须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指明了新时代乡村发展方向,明确了乡村发展新思路。乡村振兴要求把乡村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整体来对待,充分发挥乡村的主动性,改变过去乡村从属于城市的现实,建立一种全新的城乡关系。要认识到,发展乡村旅游是壮大乡村经济、实现城乡统筹的重要方式。因此,城乡旅游关系研究应当成为区域旅游研究的一个主要方向。事实上,学术界已经注意到,广大乡村地区正在成为城市资本的热点选择,近来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兴盛,就是明显的例子。当然,特色小镇也好,田园综合体也罢,开发建设都需要有明确的产业支撑,否则就会沦为美丽的泡影;它们无论是否以旅游业为支撑产业,最终都要形成旅游功能,否则就算不上优秀。在处理城乡旅游关系时,经济效益固然重要,但应当更加重视社会公正,尤其要突出乡村内生能力的提升,而不是城市资本对乡村资源的占有和对乡村利益的剥夺。

  三是关注交通发展与区域旅游格局演变的关系问题。区位是区域研究的基本尺度,区位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交通,因此,交通条件改变意味着区域格局的改变。旅游是一种空间位移活动,空间性是旅游的指示性特征,交通不仅是勾连旅游供需双方的纽带,本身就是旅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的交通体系发展极其迅猛,“村村通公路”有效解决了旅游微循环问题,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航空业的发达,使得旅游空间距离不断压缩,而邮轮码头建设和世界邮轮公司的批量进入,为旅游活动走向宽阔的海洋提供了便利条件。显然,交通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我国区域旅游的传统结构。在大尺度上,国际旅游一定持续增长,边疆旅游将迎来大发展,东部热、中部温、西部冷的老格局有望得到彻底改变。在中等尺度上,地区之间的竞合关系正在发生深刻转变,一些长期受交通瓶颈困扰的地区,如贵州、广西、甘肃、青海的大部分地区,陕西省的陕南陕北地区等,旅游业已经呈现出勃发态势,并在精准扶贫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从中,地区旅游合作也获得了内生的驱动力,空间上不平衡、不充分的旅游供给体系将得到优化。在小尺度上,休闲与旅游的边界进一步融合,乡村度假业态获得更加坚实的市场支持,城市游憩带必将稳步扩展,旅游推动城乡一体化的独特效应会进一步彰显。当然,以上的提及,只是大趋势分析,有诸多理论问题还需深入展开和仔细推敲。落到实践层面,又有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的要求,同时也要接受现实的反馈。

  四是处理好旅游大众化与区域生态保护的关系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简明扼要地点出了绿色发展的硬道理。旅游业是资源环境依托型产业,天然具有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特性,是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抓手。但是,旅游活动,尤其是进入大众化发展阶段的旅游活动,亦会对生态环境产生冲击。这种冲击首先表现为旅游开发活动对生态环境的改变,其次才是旅游者活动引发的生态扰动。从理论上讲,好的旅游开发一定属于“有限的可接受的改变”,不仅不损害生态平衡,而且能够美化环境。但在现实中,的确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开发行为,说明我们还需从理念、制度、技术等角度多管齐下,落实和强化生态旅游项目管理。游客的行为是可以引导的,生态旅游者是需要培育的。从国际经验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游客管理技术的改善,旅游供需双方都会趋向自觉承担环境责任,主动遵循环境伦理,生态旅游文明之花必将广泛盛开。当然,实现旅游发展生态化目标,必然是一个较长的过程,需要专家学者发挥应有的作用。

  (作者为中国旅游改革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青岛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实习生徐晓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