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库

蒋依依 杨劲松:发挥旅游产业优势 服务国家战略大局

时间:2017-12-06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蒋依依 杨劲松

  要发挥旅游外交的统筹作用,将旅游外交作为大国外交的优先领域,将服务民众与服务国家战略大局作为旅游外交的根本任务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随着开放程度的不断扩大以及旅游业界的主动作为,旅游业已经成为中国大国外交的重要领域,在服务国家战略以及服务民众方面发挥了突出作用。在新的发展时期,旅游外交将凭借自身的产业优势,在推动我国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当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

  旅游业充分展现了我国开放平等与多予少取的新型义利观。中国旅游业以其持续的对外开放,展示了我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形象。以2015年以来中国出境旅游业务向外商独资旅行社放开为标志,中国旅游业的各项经营业务实现了对外资的彻底开放,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产业之一。便利化政策正在成为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争取国际游客的重要手段,中国旅游主管部门主导或配合了72小时过境免签等相关便利化政策的全方位推进。境外游客购物离境退税政策的实施,使外国游客方便购买中国特色商品的需求得到满足。

  在旅游为纽带的文化交流与民众往来中,各国都是平等互利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在推动多双边合作,特别是“一带一路”合作的过程中,中国凭借业已连续数年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境客源地、旅游产业正在积极进行国际化布局的优势,树立起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展现所倡导的多予少取与开放平等的新型义利观,争取到相关国家与地区的信任和支持,提升了中国在“一带一路”中的主导地位。

  旅游业推动形成了相互理解与相互尊重的新人文格局。“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国家间的友好关系既来自于政府高层谋篇布局从上而下的设计,也离不开人民之间心灵交流由下而上的助力。

  旅游外交所推动的民众直接交流,进一步发挥了国家之间人文交流的主体性作用,推动了国家形象的双向认同。旅游外交既有官方外交的成分,在民间外交方面的优势也不可低估。与相关国家和地区游客的频密接触和交往,有利于更加直接、形象地传播中国政策、国情和民生,有助于增进民众间的相互了解和彼此信任。我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之间大规模双向旅游市场的交流是民众交流的最好渠道。在组建海上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与“万里茶道”国际旅游推广联盟,先后举办中俄、中韩、中印、中国—中东欧、中国—东盟等旅游年活动,以及72小时过境免签、离境退税等工作与政策的协同效应下,2016年我国接待入境游客1.38亿人次,出境游客达1.22亿人次,中国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地区贡献了数千万人次的出境过夜游客。如此规模的民众直接交流是其他行业与方式难以比拟的。可以说,旅游在推进与相关国家、地区民心相通中,发挥了基础性和“润物无声”的作用,既增进了各国之间的信任,也是展现文化软实力的有效渠道。

  旅游业促进了相关产业合作从市场互换向要素流动的持续深化。旅游市场与投资的互利合作,为大国关系的互利共赢添加了鲜活内容。旅游合作促进了双边经济从一般商品贸易为主向服务贸易转型。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对华旅游服务贸易出口330亿美元,对华出口部分占到美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12.3%,超过每年美方向中国出口的服务贸易总额的50%。游客规模的增长带动了投资从单向向双向的转变。中美旅游市场曾经一度以美国赴华市场为主体,但2016年时中美双向市场已经发生了逆转,中国赴美游客规模达到美国赴华游客的1.5倍。

  旅游业为其他产业合作,特别是基础设施间的互联互通奠定了基础。大规模的游客流动,迫切需要航空、公路、铁路、港口、通关等软硬件条件的优化作为支撑。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印尼雅万高铁等设施的相继建设,既是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同时也是游客交流的诉求。不断增长的游客规模、多样化的游客需求,一定程度推动了丝路基金、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旅游基础与接待设施建设中扮演积极角色。旅游业的发展还有效地促进了金融领域的国际化合作。截至2016年年底,“一带一路”沿线已有近50个国家和地区受理银联卡。国民跨境消费与跨境支付的发展推动了人民币在尚未完全放开情况下走向国际市场的步伐。旅游业所推动的服务贸易发展,也为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的签署与实施奠定了人民币流动性、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的需求基础。

  中国旅游外交创新了世界旅游合作的模式。旅游外交惠及双边人民,密切人文与经贸交流,为多双边关系注入了新的内涵与动力,其意义超越了旅游本身,超越了国家本身。因此,旅游外交模式不仅对国家关系的发展,而且对世界旅游合作有着启示与借鉴意义。

  全方位旅游外交为我国发展营造了良好外部条件。通过发起成立世界旅游联盟、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国际山地旅游联盟等以我为主的国际旅游组织以及举办世界旅游发展大会等重大活动,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凸显中国担当。倡议策划中美省州旅游部长会议、中日韩三国旅游部长会议、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旅游分委会、中日韩与东盟(10+3)旅游部长会议等高级别会议,旅游业在新型大国关系塑造中不可或缺性日益凸显,在周边国家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中发挥了主导作用。通过加强与国际旅游组织的交往,与多个国家或地区签署旅游谅解备忘录或合作协议,有效消减了签证、语言环境等障碍,传递了中国声音。通过T20部长会议、博鳌国际旅游论坛等平台,中国与世界分享了旅游业进入国家战略体系的历史成就以及在全域旅游、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旅游扶贫等方面的理念与措施,向世界提供中国经验。

  旅游外交所推进的多层次合作机制,为多双边长期合作提供了更为有力的制度性保障。从国家到地方、从市场到产业的多层次旅游外交合作制度推进,为世界范围内多双边区域旅游合作发挥了积极的示范作用。2015年7月,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赴汤加出席图普六世国王加冕典礼,并受邀参加了国王巡礼。在新中国历史上,这是国家旅游局局长首次以国家主席特使的身份出访,是一个极具标志性的事件。旅游已毫无疑义的进入外交的核心区。

  经过将近40年市场化取向的旅游发展,当前外方对我诉求、我国旅游产业的发展期望等方面都有明确的指向。这既对旅游外交提出了新要求,也是其寻求进一步创新的未来动力。在2015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国家旅游局提出,“旅游行业要在国家开放新格局中,主动作为、主动发声,服务国家整体外交、服务旅游产业发展、服务游客消费需求,努力开创旅游对外开放新局面”。这就需要发挥旅游外交的统筹作用,将旅游外交作为大国外交的优先领域,将服务民众与服务国家战略大局作为旅游外交的根本任务。既要服务外交大局,构建国际外交新秩序,又要为游客服务,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民间交流与企业合作中进一步凸显旅游的牵动者角色。通过旅游外交,增强国际经贸规则、标准的制定权和话语权,推动形成更为公平合理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使旅游成为多边和双边主流合作平台议题的重要选项,并积极参与其中的话题设置。在对外援助、经济合作中重视旅游的先导作用,在签证便利、设施建设、信息互通、资本注入方面为游客与企业“走出去”提供更多的便利。

  (作者单位: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旅游研究所)


责任编辑:迟美玲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