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舆情智库

2016年度全国星级饭店统计公报解读

时间:2017-11-02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周鲲
插画/鲍冠龙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在世界经济持续深度调整、地区局势复杂多变的大环境下,我国正经历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调整产业结构的深刻变革。星级饭店行业乃至整个旅游业的发展也蕴含于这个大变革、大环境和大趋势之中。这一年,在习近平总书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指导下,作为国家旅游局实施的“三步走”战略中必要的一环,星级饭店行业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为我国旅游业发展和供给侧改革贡献了力量。

  按照工作部署,国家旅游局于近期公布了《2016年度全国星级饭店统计公报》,用严谨的语言、清晰的表格、详实的数据对过去一年我国星级饭店行业的经营发展状况进行了系统的展示。2016年星级饭店行业的新变化、新特点和新趋势也同时显现。

  营改增初见成效 企业税负普遍下降

  2016年,我国有效实施积极财政政策,首当其冲的是实行大规模减税降费。自5月1日起,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将试点范围扩大到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营改增后星级饭店在整体营业收入与去年基本持平(2016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77%)的情况下,实现综合税负显著下降。2016年星级饭店实缴税金134.39亿元,较上年下降70.52亿元,降幅为34.41%。据2016年12月27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召开的营改增媒体吹风会数据,5-11月份,四大试点行业累计实现增值税应纳税额6409亿元,与应缴纳营业税相比,减税1105亿元,税负下降14.7%。其中,建筑业减税65亿元,税负下降3.75%;房地产业减税111亿元,税负下降7.9%;金融业减税367亿元,税负下降14.72%;生活服务业减税562亿元,税负下降29.85%。照此估算,营改增之后星级饭店业减税对生活服务业减税贡献度超过10%,减税幅度在各行业居前列。

  值得注意的是,营改增减税的红包不是由少数几家大企业、大集团包办的,而是带有普惠性质的,超半数企业享受到了税制改革的红利。9861家星级饭店中,有6724家实现税负下降,占星级饭店总数的68.19%。其中,83.13%的五星级饭店税负下降,77.49%的四星级饭店税负下降,66.80%的三星级饭店税负下降,54.15%的二星级饭店税负下降,35.21%的一星级饭店税负下降。分星级看,2016年五星级饭店实缴税金42.60亿元,较2015年减少19.99亿元,降幅31.94%;四星级饭店实缴税金38.29亿元,较上年减少29.66亿元,降幅43.65%;三星级饭店实缴税金46.12亿元,较上年减少17.89亿元,降幅27.94%;二星级饭店实缴税金6.97亿元,较上年减少2.79亿元,降幅28.55%;一星级饭店实缴税金0.41亿元,较上年减少0.19亿元,降幅31.56%。

  有业者分析,此前,住宿业营业税税率为5%,营改增之后,增值税税率为6%,扣除销售额所含税款,相当于按5.66%征增值税。由于星级饭店经营有大量的燃气、水电、办公用品、房租、不动产购置等进项税抵扣项目,可以带来可观的降税效应,而且很多外购货物进项税率为17%和13%,企业可享受低征收高抵扣。尤其对于计划进行硬件改造和规模扩张的企业来说,其降税作用尤为明显,幅度甚至可达70%,大大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我们还要看到,在营业税、增值税并行的时期,服务业采购货物无法抵扣,企业购买服务产品时也无法抵扣。抵扣链条不完整,导致生产型企业尽可能减少对服务业的购买需求,或者采取“大而全”的生产模式和组织架构,既对外生产货物,又对内提供服务,不利于社会分工细化与专业化。因此,营改增给包括星级饭店业在内的服务业带来的不仅仅是减税红包,更重要的是,随着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货物和服务税制不统一和重复征税问题将从制度上得到缓解,有利于贯通服务业内部和二、三产业之间的抵扣链条,使之进一步融入社会化大分工的产业链中,是星级饭店行业进一步发展壮大的税制保障和战略契机。

  星级饭店总体扭亏为盈 五星级饭店地位稳固

  从盈利能力看,星级饭店行业目前正处于一个始于2013年的下行周期之中。在2012年实现利润50.46亿元之后,2013年星级饭店行业出现超20亿元的亏损;2014年为下行周期的谷底,当年亏损扩大至59亿元,2015年盈利能力有所回升,但仍亏损14亿元;2016年星级饭店行业实现利润4.7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账面上看,星级饭店盈利能力在2014年降至低谷后,逐年恢复,似乎已经进入一个温和的复苏通道。但是,2016年的盈利是在营改增减税70.52亿元的背景下得到的,4.71亿元的盈利之于70.52亿元的减税仍然相去甚远,与2011年61.43亿元的盈利相比也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因此,行业的企稳回升仍需要持续的结构调整,创新发展,提质增效。

  如果分星级来看盈利能力,不同等级的星级饭店显示出不同的特点和趋势。以五星级饭店为例,2012年至2016年的盈利分别为54.78亿元、29.96亿元、5.68亿元、19.02亿元和45.35亿元。五星级饭店虽然也经历了2014年的盈利低谷,但这个周期内一直保持正盈利。而且2016年五星级饭店盈利较上年大幅增长138%,即使简单扣除营改增减税19.99亿元,仍然有6.34亿元、33%的净增长。在旅游住宿产品不断更新换代、星级饭店行业整体经营不甚理想的今天,五星级饭店仍然有充足的市场需求,经营情况相对较好,依旧保持很好的品牌优势。相比之下,三、四星级饭店则显示出明显的不景气,2012年至2016年三、四星级饭店每年利润总额合计均显示为亏损,分别为4.79亿元、54.04亿元、67.19亿元、37.29亿元和42.41亿元,五年间累计亏损205.72亿元。尤其是2016年,在营改增减税47.55亿元的情况下,三、四星级饭店亏损仍较上年扩大,经营状况不容乐观。本轮星级饭店行业经营周期对一、二星级饭店影响不明显,截至2016年,每年均保持正的盈利水平,但由于一、二星级饭店体量小,五年盈利合计11.76亿元。

  结构调整仍在继续 经营效率指标回暖

  通过比对近年来星级饭店统计公报,自2014年以来,星级饭店数量有逐年缩减的趋势。2013年公报中数据通过审核的星级饭店有11687家,2014年至2016年逐年减少507家、630家和689家,截至2016年,公报中数据通过审核的星级饭店为9861家。在星级饭店总数减少这一表层现象之下,蕴含着行业内结构不断调整的深刻变化。

  2013年至2016年4年之间,在星级饭店数量减少的同时,五星级饭店数量却逐年递增,4年间累计增加61家,较2013年增长8.3%;四星级饭店数量则有起有落,总数与2013年基本持平,累计增加2家;相比之下,一至三星级饭店则大幅减少,4年间共减少1889家,减少逾两成,其中二星级饭店数量减少最多,为1060家,一星级饭店数量减少幅度最大,4年间共减少43.2%。

  另一个重要指标——营业收入总额也可以印证星级饭店规模缩减的事实。同样是2013年至2016年,星级饭店营业收入累计下降16.6%,其中五星级饭店营业收入微增0.3%,其余星级呈现出星级越低营业收入下降越多的状况,一星级至四星级饭店营业收入分别下降61.8%、37.7%、23.4%和9.4%。

  结构调整还体现在从业人员上。2016年星级饭店从业人数为119.66万人,较上年下降11%。各星级从业人数均较上年下降,星级越高,下降幅度越少,一至五星级从业人数下降幅度分别为:39.79%、30.77%、17.44%、6.49%和1.59%。星级饭店从业人数下降应是饭店规模缩减和新技术使用带来的人力资源效率提升综合作用的结果,规模缩减在低星级饭店中占主因,人力资源效率提升在高星级饭店中占主因。从业人数下降的同时,星级饭店大专以上学历从业人员正在增加,2016年为25.90万人,较上年增长1.01%,占星级饭店从业人数的21.64%,较上年增加2.57个百分点,从业人员素质有一定程度提升。

  在星级饭店规模结构不断调整的同时,星级饭店部分经营效率类指标开始出现回暖:2016年星级饭店“平均出租率”为54.73%,较上年提高0.54个百分点;“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为183.10元每间夜,较上年增长0.4%;“全员劳动生产率”为16.94万元,增长8.1%;“百元固定资产创营业收入”为39.18元,增加0.6元。

  区域发展不均衡 京粤琼及江浙沪地区优势明显

  2016年星级饭店超过400家的地区(省、自治区、直辖市)总共有9个,分别是广东、浙江、山东、江苏、云南、湖南、北京、河南和广西,其中广东是唯一一个星级饭店超过700家的地区,达到723家。五星级饭店排名前五的地区为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和北京,从企业数量上看,各地区排名与上年变化不大。

  营业收入总额方面,2016年超过100亿元的地区有6个,分别为北京、广东、上海、浙江、江苏和山东,营业收入总额合计为1128.23亿元,份额占全国星级饭店营业总额的一半以上,为55.7%。其中北京、广东和上海营业收入总额超过200亿元。

  除了在规模指标和总量指标上名列前茅外,上海在经营效率指标上的成绩也相当引人注目。2016年上海星级饭店在“平均房价”、“平均出租率”、“每间客房平摊营业收入”和“全员劳动生产率”4个指标上夺魁。平均房价前五的地区为上海、北京、海南、天津和广东,其中上海为697.80元每间夜,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和海南等旅游发达地区的平均出租率均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其中上海、北京平均出租率均超过60%。每间客房平摊营业收入前六名又一次被上海、北京、浙江、江苏、广东和海南包揽,其中上海每间客房平摊营业收入为34.77万元,又一次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全员劳动生产率排名前五的地区为上海、北京、海南、浙江和江苏,其中上海星级饭店全员劳动生产率达到37.7万元,再一次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

  从盈利水平看,上海、北京、广东、海南、广西、福建、贵州、甘肃、江西和云南等10个地区的星级饭店实现盈利,其中北京、上海、广东、海南四地星级饭店全年利润总额之和达73.71亿元,是全国星级饭店盈利总额的15.6倍。星级饭店亏损前五的区域依次为湖北、河南、辽宁、河北和宁夏,合计亏损46.5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营业收入、经营效率在全国排名前列的江苏和浙江却分别亏损1.70亿元和2.75亿元,与星级饭店体量相近、结构相似、地理区位相邻的上海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把握好技术、消费和人口因素 让复苏信号持续加强

  众所周知,2012、2013年是星级饭店行业的一个分水岭,星级饭店市场因产品同质化和过度供给开始进入下行周期,非市场化的需求急剧萎缩。面对市场外部环境的重大调整,星级饭店行业主动作为,勇于打破过去的经营套路,以新思维应对市场挑战。经过4年努力,星级饭店行业亏损逐年缩小,至2016年已经实现扭亏为盈,出现弱复苏信号。为了让这个复苏持续下去,行业还需要把握好以下几点:

  一是走技术驱动的道路,以“互联网+”的思维助力行业转型发展。现在的中国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信息化时代,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在各行各业的发展变革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星级饭店行业能否从传统服务业中转型,能否跟上现代社会发展的步伐,关键在信息技术的应用。星级饭店行业要继续坚持线上线下融合,强化大数据和互联网思维,通过微博、微信、在线旅游平台、移动支付等互联网媒介和渠道的应用,大力发展线上预订、营销、团购活动,实现与上下游产业链的高效联通,实现企业与消费者的有效沟通。

  二是走消费驱动的道路,积极满足市场需求的变化。走消费驱动有两个维度需要把握,一个是消费升级,另一个是大众化。随着我国消费结构升级提速,旅游业进入大众旅游新时代,消费者对旅游住宿的需求也由过去的标准化住宿转到个性化住宿,更加强调体验感和品质。星级饭店行业一定要从市场需求入手,在品牌定位、产品设计、营销策略、顾客体验、经营思维上开拓创新,为市场提供更多更好的个性化产品和服务,才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立足。

  三是把握人口规模与结构变化趋势。人口规模与结构影响着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旅游住宿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服务的对象又直接是人,其发展受人口规模与结构的影响尤其明显。未来几十年,我国人口变化的总趋势是:人口总量低速增长,老年人口比重逐渐增加,劳动力供给增长放缓。从供给方来说,由于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加上用工短缺现象的客观存在,劳动力成本的逐步上升不可避免。星级饭店还需继续提高管理水平,提高产品附加值,增强自主创新能力,通过提高企业竞争力来应对劳动力成本压力。在需求与消费方面,随着80后、90后、0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新消费群体正在形成,他们有着新的消费观念,更愿意为个人体验支付更高的价格,针对个人体验而挖掘更多消费附加值将是未来产品设计的重要原则。

  从2016年星级饭店公报的数据来看,经过5年的主动调整,星级饭店行业所面临的这个寒冬下面正涌动着一股股暖流,或许已经到了“五九六九,隔河看柳”的阶段。希望星级饭店行业继续努力,撸起袖子加油干,以期春暖花开燕归来。

  (作者单位: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

责任编辑:曹雪文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